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

日期:2021-04-19 19:03: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67
长歌行在一片质疑声中开播,因为主演都是高流量明星以及迪丽热巴和吴磊的姐弟年龄差CP,这部剧还没有播出就不被看好,在刚播出的时候,也有不少网友吐槽迪丽热巴在剧中扮相,一些观众更是打出了“丑拒”的旗号,差

长歌行在一片质疑声中开播,因为主演都是高流量明星以及迪丽热巴和吴磊的姐弟年龄差CP,这部剧还没有播出就不被看好,在刚播出的时候,也有不少网友吐槽迪丽热巴在剧中扮相,一些观众更是打出了“丑拒”的旗号,差点被这剧劝退。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

在一片唱衰声中,《长歌行》却迎难而上,演员们和剧粉们积极为该剧宣传,最终靠着剧情以及演员演技改变了大家的负面印象,凭实力证明了自己,电视剧播出快接近尾声,这部剧的口碑也出现了逆转,从“丑拒”到“真香”《长歌行》为何能完成逆袭?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2)

1、题材新颖反套路

长歌行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进行了新的演绎,以太子李建成之女李长歌为主视角,讲述了被灭门的郡主从满心复仇到放下仇恨再到心怀天下的故事。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3)

在这段故事中,形形的人物在李长歌的世界里来回穿梭,这些人对这个十几岁的少女的三观形成产生了影响,庐江王的算计让她学会警惕,公孙恒的选择让她产生感,阿伊儿之死让她开始反思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李长歌在不断的成长和蜕变。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4)

这部剧反套路之处在于,家国情怀才是主线,主角们都在“搞事业”由于各自阵营不同,他们会刀戈相向,也会并肩作战,其中不乏让人热血激昂的大场面,让人欲罢不能。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5)

在这部剧中,也没有多角关系和为爱要死要活,时代背景不再是为谈恋爱打出的幌子,儿女情长点到即止,却又能满足冲着爱情向而来的观众的胃口。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6)

2、角色鲜明立体

虽然这部剧的主视角是李长歌,但本质是围绕李长歌展开的群戏,剧中每个人物都立体饱满,有优点也有缺点,他们在摸索中前进,在逆境中成长。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7)

女主角李长歌年遭遇灭门时尚且年少,虽然机敏勇敢,但也冲动鲁莽、不计后果,在历尽千帆,得到又失去之后,才渐渐成熟,找到自己的“道”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8)

男主角阿诗勒隼作为阿诗勒部大可汗的养子,为了在狼性的草原生存下来,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习惯用淡漠的外表掩饰内心的情感,像成年人一般隐忍沉稳。不过在遇到李长歌之后,阿诗勒隼开始有了作为一个少年的喜怒哀乐,也逐渐懂得为守护而战。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9)

女二号李乐嫣原本是不谙世事的小公主,性格内向又胆小,习惯躲在长歌背后,但意外走失让她不得不自己坚强起来,靠自己活下去,找到回家的路,并肩负起公主的使命。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0)

男二号皓都初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唯他义父命令是从冷酷,甚至可以说是非不分。但在追杀李长歌的过程中,他渐渐被李长歌的义节触动,更是在与乐嫣的相处中逐渐卸下心防,让自己的世界照进一束光。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1)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配角也非常出彩,有还没来得及轰轰烈烈就为守城而牺牲的孤儿阿窦、有嘴硬心软收留并教导乐嫣的柴娘子、还有房魏杜三位性格迥异却忠心不二的大臣等等。

这其中大人物也会判断失误,小人物也能当机立断,没有非黑即白的善恶,只有各自为战的较量。总之每个角色都有血有肉,这就是《长歌行》的魅力所在。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2)

3、剧情流畅紧凑

长歌行开头是一场蹴鞠比赛,彼时少年们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然而初唐乱世,风起云涌,少年深陷泥淖,时常命悬一线,可他们没有主角光环,只能奋力自救。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3)

故事叙事手法非常利落,没有冗余的长镜头、注水的反复回忆和毫无关联的支线剧情,简单铺陈时代背景,直接以李长歌被灭门后出逃为始端,连点成线,追随着长歌的脚步,让观众非常有代入感。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4)

从向幽州借兵失败反被暗算,到去朔州守城却亲手献降,再到被抓去草原当奴隶,情节非常紧凑,且剧情过渡自然顺滑,看得酣畅淋漓,有一种身临其境的参与感。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5)

从丑拒到真香,看着长歌行(图16)

在《长歌行》里没有流量明星,只有一个个鲜明生动的角色,一群热爱演戏的青年演员。在这个四月,《长歌行》就像如油春雨,沁润着你我心中的少年心性,看着长歌行,便如同亲历鲜衣怒马少年时,与他们一起横跨长安,驰骋草原,且歌且行且从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歌行

歌行,汉族古典诗歌的一种体裁。示例:歌行《长歌行》,属乐府诗一类,汉魏以后的乐府诗,题名为“歌”和“行”的颇多,如《大风歌》、《燕歌行》等,二者虽名称不同,其实在形式上并无严格的区别。后遂有“歌行”一体,其音节、格律比较自由,形式采用五言、七言、杂言的古体,富于变化。“行”是乐曲的意思,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司马贞《索隐》。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