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

日期:2021-02-28 20:05: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540
这些年,总有一些艺人因为“无知”惹祸上身。比如最近,南韩女子偶像团体Gfriend队长金韶情就因为不了解历史,在网上晒出了和“模特”的合照,引发谴责。然而,关于,从来不该是专属某个族群的苦难回忆,它更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

这些年,总有一些艺人因为“无知”惹祸上身。

比如最近,南韩女子偶像团体Gfriend队长金韶情就因为不了解历史,在网上晒出了和“模特”的合照,引发谴责。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

然而,关于,从来不该是专属某个族群的苦难回忆,它更应该被全人类铭记—

波斯语课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

尽管这是一部关于二战的小语种,但在今年的北京国际节,却备受好评,甚至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

因为影片内容将文艺和商业平衡得非常融洽—

有新意的切入点,紧凑的情节,还有两位男主类似于猫鼠游戏的互动…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4)

1942年,德国发展壮大时期。

犹太人小卷通过假装自己是波斯人,躲过了一次,一本和别人交换来的波斯语书成为了重要的佐证。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5)

为什么小卷能逃过一劫?

因为刚好军队中的上尉科赫,想找一个波斯语老师。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6)

上尉科赫有点特别。

身为一个,似乎对战争一点也不狂热。

整天想的就是学会波斯语,等什么时候战争结束,去伊朗投奔自己在那里生活的,重操旧业,当厨师,开餐厅。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7)

别看科赫的愿望这么朴实,他可不是什么傻白甜。

当下属将小卷带到他面前邀功时,他满腹狐疑 。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8)

先是来了三连问:

波斯的首都在哪里?

波斯语的妈妈怎么说?

说段波斯语来听听?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9)

回答稍有迟疑,可能就会被枪毙。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0)

所幸,小卷凭借着强大的心理素质,临时编了几句波斯语,煞有其事的样子让他勉强过关。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1)

虽然和死亡擦肩而过,但刀,仍然悬在小卷的头顶。

科赫并未完全相信小卷就是波斯人。

不仅要求小卷必须每日教授一定的单词数量,还威胁小卷如果被查出是冒充就会杀掉他。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2)

更让人措手不及的是,这天,科赫又突然要求加大单词数量,从原先每天4个变成40个。

这意味着小卷每天都需要自创大量的新单词,而且还要记住这些本身毫无意义的“波斯语”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3)

幸运的是,就在小卷觉得自己真的要完了时,科赫派给小卷的一项新任务拯救了他。

登记犹太人的名字。

在强大的求生意志下,小卷突然想到:可以用这些名字铸就他的“波斯语”体系,让名字的一部分成为单词。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4)

就这样,小卷凭借着创造出来的虚假语言,开始了跟科赫紧张刺激的猫鼠游戏。

而屏幕外的我们,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每当我们以为小卷的日子可以过得比较舒坦时,影片就会用两位男主的对手戏不断拉扯我们的神经。

比如,有一次,科赫的下属突然向他揭发小卷不是波斯人,并有关键证据。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5)

又比如,小卷偶尔的掉链子。

有一次,科赫问小卷,波斯语中的树怎么说。

小卷却说成了面包(radj)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6)

除了这些紧凑的情节,全片最精彩的莫过于对科赫这个角色的塑造。

科赫是一个。

但是,影片并未将他塑造得穷凶极恶,而是凸显了他身上的复杂和矛盾。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7)

为什么要这么做?

纵观世界史,我们会发现,只要是优秀的二战,里面的形象都不会片面,而是丰满、有血有肉的

可以说,这是优秀的,反思二战的普遍共性。

比如《钢琴家》里的,在最后关头还救了犹太人男主一命。

者是他,救人者,也是他。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8)

就像影片中的科赫,如果不注意他的身份,我们或许会觉得他是一个憨厚老实的人。

他会流露出自己温柔的一面,会问小卷怎么用波斯语说我爱你。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19)

他也会和小卷说着自己以前做主厨的日子,还有点神气。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0)

在那些时刻,他似乎看起来一点不可怕,是如此的随和友善。

但当镜头一转,当他以为自己遭受了欺骗时,会突然面目狰狞,愤怒地拽起小卷的领口,对他拳打脚踢,并下令将小卷调往条件艰苦的采石场。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1)

那时的我们会突然惊醒:他的确还是一个。

这种矛盾性让人忍不住好奇,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跟随着影片的镜头,我们可以发现除了科赫,军队中有太多和他相似的人了。

在残忍暴行之外,当他们脱下军装,回归自己的日常生活。他们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人。

他们会因为情感琐事烦恼。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2)

喜欢一个人,会夸她衣服真好看。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3)

再送上一小盒糖果表示心意。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4)

可一旦他们进入到这个体系中,就会变得冷血无情。

上级对下级肆意倾轧。下属受到了上司的斥责,就拿下一级的人出气。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5)

更遑论残害犹太人时的冷酷。

可怕的是,这并不能让他们有太多愧疚感。

就像小卷问科赫,你知道自己在吗?

科赫说,我没有。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6)

这些描绘,其实反应了影片的野心,它在追问:到底为什么这群平时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人会成为这个恶名昭彰的群体。

或许,《朗读者》的女主汉娜的话能够帮助我们找到答案。

汉娜同样是一个,二战时,每个月她都要选出10个犯人,将她们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

但她也是一个普通人,战后她回归正常生活,因为助人为乐,已经36岁的她甚至还吸引了一位15岁少年的爱慕。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7)

当她最终被捕,站在法庭上时,法官问她:难道你没有意识到在把那些人送向死亡吗?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8)

汉娜却没有忏悔的意思,她认为自己只是应聘了一份工作,并尽力做好这份工作而已。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29)

为什么,他们会把杀害无辜仅仅当成一份工作?

因为通过精细的分工、缜密的制度建设,体系中,人的价值被降到最低,所有人都只是实现目标的螺丝钉,而实现的过程并不需要他们投入太多的情感。

这会令他们将自身和工作切割开,工作就只是工作,没有自我的部分,并不会影响他们对自我的认知,哪怕自己做的无辜的事情,也妨碍不了他们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0)

科赫甚至用“波斯语”写过一首关于和平的诗

除非他们真的能感受到死去的是活生生的人。

正如小卷和科赫在长时间的相处中,科赫渐渐地将小卷看成了自己的朋友。

所以当这位朋友决定替同屋的意大利人去送死,代替他前往奥斯维辛集中营时,得知的科赫才会慌张,他奔跑着追上队伍,将混入人群的小卷拽了出来。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1)

他骂小卷替什么都不是的人送死傻。小卷回答他,那是因为你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2)

在这里,我们会发现科赫之所以在意小卷,是因为他在小卷的身上投入了感情,意识到了小卷的生命对他来说是重要的。

但对于那些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犹太人,他们的死去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影片结尾,小卷接受了盟军的询问,因为原本的名册被焚毁,他这个者成为了少数的证人。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3)

恐怕谁也没有想到,那些为了求生编入小卷波斯语体系的名字,会变成一些人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唯一证据。

当那些名字一个一个地背出,小卷周围的人,都仿佛受到了震撼,他们默默注视着这个瘦小的人,听他念出一字一句,有人脱帽,肃然起敬。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4)

而小卷早已满脸是泪。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5)

在那个时刻,所有人都会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沉重,那是生命的份量。

生命应该被感知,被敬畏,而不是被当做一项工作处理。

但可悲的是,科赫和汉娜却好像对此一无所知。

这真的只是体系的过错吗?

科赫们真的只是体系的受害者吗?

1961年,以色列政府对德国的高官艾希曼进行审判,审判庭上的艾希曼如同《朗读者》里的汉娜,“不阴险,也不凶横”完全不像一个恶贯满盈的刽子手,就那么彬彬有礼地坐在审判席上,并且反复强调“自己是齿轮中的一环,只是起了传动的作用罢了”

也全程为此提心吊胆,还有点神气(图36)

所谓平庸之恶,是指对显而易见的恶行视而不见,选择参与的恶。当有着平庸之恶的人加入某个集体时,他们会拒绝思考,选择顺从和随波逐流,往往会导致集体的恶行。

然而,很多时候,当我们无法设身处地时,就永远不会知道如果把自己放在同样的位置上,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就像汉娜问法官,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全程

全程全部路程;全部里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