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顽石坐上渡船,关于到海口坐轮渡要多久的介绍

日期:2021-04-08 10:03: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05
@文/王叁伦顽石摆渡20岁那年秋天,我与《中国青年》结识,在这里正式发表了第一篇文章。很难讲莫言先生得知自己获得诺贝尔奖时有没有被锣鼓喧天的喜悦冲击得头晕目眩,蒙在被窝里偷摸乐个不停—确定在偷笑的只有

@文/王叁伦

顽石摆渡

20岁那年秋天,我与《中国青年》结识,在这里正式发表了第一篇文章。

很难讲莫言先生得知自己获得诺贝尔奖时有没有被锣鼓喧天的喜悦冲击得头晕目眩,蒙在被窝里偷摸乐个不停—确定在偷笑的只有我:啊,20岁,只比18多两岁,只比21少一岁,竟能在国家级期刊抛头露脸,这对于一位热爱写作的小青年来说是何等荣耀。纵使言语间再多谦辞,朋友圈里呈现出的状态也活像范进中举:我的我的!!这是我的!!《中国青年》用我的稿了!!我要起飞!!…眼见亲友、老师、姐姐在评论里送上夸奖与鼓励,我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笃信自己能一直生猛下去,用心间不熄的烟火将笔如火炬般点燃。

几年过去,从上学到工作,仰赖那些信任与支持,陆陆续续写下近9万字。我不在意是否写出名堂,只怕自己难得精进,越写越倒退。如果人在较轻的年纪里取得了一些值得自豪的成绩,在漫长的未来不足够警惕,那么质变就会悄然发生。

一方面,在一些想法与行为上我尝试做出更加社会化、理性化的反省,另一方面,我仍希望自己是古怪、有趣、熠熠生辉的,文风蕴含深邃多变的光色之美。徘徊在一脚前一脚后的迥异环境里,当自我的鞭策在耳畔回响,听进耳中会让人感到一种背离初心的恐惧。我们每个人的经验有限、视野有限,非常容易以偏概全,忽略其他的可能。贪心的人总想从自己有限的观察和个人经验出发,试图规划出一个更自洽、更平衡的地带,多少会因自己的矛盾与边界感到迷茫。

当顽石坐上渡船,关于到海口坐轮渡要多久的介绍(图1)

有人说,读一篇文字的时候,无非是在看心里的湖。写作即是本性的展露,无须刻意运作,澄澈还是读者尽可一目了然。我不知道应该把湖放置在哪里,但清楚对待不公要遵从本心地握紧拳头,用我的诠释为许多金色的心脏刻下铭文,为真实、为良善、为永远不会腐朽的精神,执着而坚定地绽放光芒。

至于我的质地—将会长久地像那些又臭又硬高喊“就不就不”的石头一样坚硬,一些恒久不变的内在本质与追求应该被作为支柱,以支撑我们将迷茫为上路的缘由,用我手中的桨改变河流的走向。如此,当接受命运提问时,会给予它庄肃坦然的回答。

就摆渡吧,从飞跃而下的激流,再到深山空谷的潺潺细涓,一个人生命前进的轨迹是可以以恣意随性的姿态绽放的。韩松落说,春有春的好,春天过去,有过去的好。我想,抵达有抵达的好,找寻有找寻的好。

终审:蔺玉红

审校:陈敏 刘晓 刘博文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顽石

顽石就是非常坚硬的石头,泛指金刚石、玉石、宝石、钻石之类的石头。顽石亦有顽强拼搏,自强不屈的意思。当然也有顽劣的石头的意思。在传说中,顽石是女娲补天炼烧的红、黄、蓝、白、黑五彩灵石,亦称补天顽石。顽石,年轻的时候生活在地幔,是一股炽热的岩浆,终于有一天,来到一座活火山之下,在一次火山喷发中钻出了地壳,冷却成坚硬的固态岩石,那时的形状棱角分明,形态突兀。顽石原本是一块虽灵性已通但形体较大(质蠢)的石头而已,曹雪芹从来也没说过,青埂峰下的顽石是一块“美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