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水月在手预告片,孤独是错误的

日期:2020-10-17 21:00: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99
掬水月在手预告片不记得具体是哪年,曾在一个关于海洋纪录片里,看过一头鲸。这种动物看上去独自游弋在大海中,其实使用着一种类似于“人类语言”的独特声音,无论多远都可以呼唤同类。这个意象,也出现在关于古典诗

掬水月在手预告片

不记得具体是哪年,曾在一个关于海洋纪录片里,看过一头鲸。这种动物看上去独自游弋在大海中,其实使用着一种类似于“人类语言”的独特声音,无论多远都可以呼唤同类。

这个意象,也出现在关于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先生的纪录片《掬水月在手》里。2020年10月的夜晚,我准确地记住了一句诗:“域外蓝鲸有梦思。”

到底是一种什么声音可以隔洋传语?出于好奇,又在网上查到叶先生另一句诗:“遥天定有蓝鲸在,好送清音入远波。”

一个关于声音的非常浪漫化的意象。想到鲸,我们首先想到大海,无限澎湃,并不太会想到“孤独”一种论调认为,孤独是“错误”的,不好的。虽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辩解,但这就是一种声音。谁也不能否认,孤独把一种人,在茫茫人海中明确化了。

继续查关于蓝鲸的资料时,看到一个故事:

1989年,科学家发现一头鲸,并把它命名为Alice,1992年开始,科学家追踪它独特的声音。这头鲸发出的声音频率有52赫兹(正常鲸的频率是15~25赫兹)2004年8月,关于“52赫兹”的论文登上《深海研究》后,世界各地的人,纷纷给写论文的科学家们写信,这些信和过去的学术往来不同,大部分来自普通的人,悲伤的人,心碎的人,在鲸歌里听见了自己的人…

看,本质上,看的并不是剧中人—他们与自己的生活,大半无关,甚至离得很远,而是看自己。准确地说,是回忆自己。对我来说,想到了大部分无法被记录的平凡人,他们的一生似乎轻而易举地消失,是我看这部特别触动的原因。

“海底传扬着鲸鱼的歌声,它们用歌声互相呼唤…”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一本书叫《行走的话语》绝不是因为书中版画是博尔赫斯制作的原因只是觉得,很多章节都有个不知具体从哪来的声音。前面引用的这句话是作家写“记忆”的,其实在这本书的282页,还写到一个旅行的老太太,“老太太在游历整个世界,穿梭于岁月之中。”永远都问一个问题:“还要多久?”

这个形象让我想到,有些人一生走下来,千帆过尽,与众不同来自出身、历史的际遇,这种人生—从纪录片的制作层面说,因为影像资料和图片资料相对较多,被记录下来,似乎更便捷,更有价值,更有影响,类似《掬水月于手》中,叶先生所谓的“海上遗音”不管时间,不管空间,不管听者何,只要发出来,便会有人听到。不是乐观,不是悲观,而是她的信念,她凭这个度过人生。

掬水月在手预告片,孤独是错误的(图1)

掬水月在手海报

这是人生的无奈和有趣。进一步想,大多数人度过人生也是孤独的。与之相对的,平淡的碌碌而活的人逃过孤独了吗?

诗词是一种叶先生与生活对话的语言。我在纪录片中看着看着,想到一个残酷的事实:

巴别塔的建成没有使人走得更远;共同的语言也没有使人走得更近。

需要在漆黑的场地播放,那种仪式感的场地,就有点像大海中的蓝鲸游动。隔着银幕,叶嘉莹先生的吟诵声,通过这种光影语言,与坐在黑暗中的观众交流。

也许,《掬水月在手》纪念的,也不仅是一个“末代贵族”个体,它的野心在于,抓住了人心里共通的希望,此刻需要的是点亮它。诗词这些可能不是最主要的,那只是看点,希望才是内核,在我看来,也是希望,让孤独最后变成一种“正确”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掬水

《掬水》是风潮唱片于2004年07月30日发行的一张专辑。

蓝鲸

蓝鲸,是一款俄罗斯死亡游戏,游戏的参与者在10-14岁之间,完全顺从游戏组织者的摆布与威胁,凡是参与的没有人能够活下来,已经有130名俄罗斯青少年自杀了,而且这个游戏还在向世界扩张。这款游戏藉由网络,从俄罗斯传到世界上其他国家,包括英国、阿根廷、墨西哥等在内的多国都发布警告。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