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现在我们不上哪个上

日期:2020-02-14 23:11: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94
1月20日下午2点半,经过24个小时碾转,王向军从意大利佛罗伦萨回到成都,走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立即给医院领导打去电话:“我回来了,请求第一时间归队!”“不晓得疫情还要持续好久,但作为医生,我们没有怂

我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现在我们不上哪个上(图1)

1月20日下午2点半,经过24个小时碾转,王向军从意大利佛罗伦萨回到成都,走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立即给医院领导打去电话:“我回来了,请求第一时间归队!”

“不晓得疫情还要持续好久,但作为医生,我们没有怂,我们始终在一起。”

王向军的一线声音日记

我刚刚回国。去年经过国家卫健委的考试选拔,我被派往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附进行专业研修,主修支气管镜等呼吸专业技术。国外研修的生活很充实,也很想家里的人,特别是两个娃娃。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通过网络得知了国内疫情情况,心里有些担心,也为我的同事们捏一把汗。研修一结束,我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回国之后,我第一时间向单位领导请战,作为呼吸科医生,现在我们不上哪个上。

我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现在我们不上哪个上(图2)

接着,我就给爱人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要去医院发热隔离病房工作”她先没说话,她也是一名医生,是妇产科的,也很了解医生的工作性质。过了一会儿,她说:“你去吧,自己注意安全,有空回来”

现在,我和医院的志愿者同事一起在发热病区工作,白天在发热门诊接诊、查房,晚上应急值班。工作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和医院各个部门的同事一起,一直忙到初一凌晨六点,没有人抱怨。虽然很累,但是大家在一起共同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种感觉很好。

不晓得疫情还要持续好久,但作为医生,我们没有怂,我们始终在一起。

我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现在我们不上哪个上(图3)

对于王向军的选择,家人习以为常。父母说:“儿子是医生,他应该去。”

同为医生的妻子也说:“去嘛,多保重自己。”

“组织派我出国学习,提升自己的技术,就是为了更好地为群众服务,现在群众需要我,我不上谁上。”2019年底,40岁的王向军从入党积极分子转为预备党员,他觉得这是最大的肯定和最好的鼓励,“从医16年,我和我的病人在一起,永不退缩。”

我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现在我们不上哪个上(图4)

记者申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向军

王向军,男,1955年10月10日出生。博士学位,天津大学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光电传感与测试,计算机视觉与图像分析,微小型光机电系统及MEMS。

医生

医生,掌握医药卫生知识,从事疾病预防和治疗的专业人员的统称。医生,古代称大夫或郎中。现在“大夫”一词在北方人中也常用。在欧美医生普遍被称为“Physician”,只有外科医生被称呼为“Surgeon”。自中世纪后人们普遍认为“内科学”=“医学”=“内科医生”=“医生Physician”。而外科医生的工作是美容和理发,只作为医疗补助工作存在,可是随着时代前进外科医生和药剂师都逐渐开始独自进行治疗,他们也变得被看作医生。外科医生的法语称呼为:Decin(Medusan),德语是:Arzt(arutsuto)。但在英联邦英国外科医生,今天还以“密司脱”称呼。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