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认定争议突显行政诉讼判决执行难题

日期:2019-08-26 15:37: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86
因连夜批卷,海口一教师突发心肌梗塞猝死却未被认定工伤,海口市人社局两次被判败诉,向最高法的申请再审亦被驳回。日前,该案入选海南省高院行政审判年度十大典型案例。又是老师,又是猝死,又是工伤认定!也是在今

因连夜批卷,海口一教师突发心肌梗塞猝死却未被认定工伤,海口市人社局两次被判败诉,向最高法的申请再审亦被驳回。日前,该案入选海南省高院行政审判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又是老师,又是猝死,又是工伤认定!也是在今年8月,《法制日报》报道山西稷山某90后小学教师在假期加班用餐期间猝死被四次不认定为工伤,当地三次败诉判决都未改变人社局决定。一南一北两个案例虽并非备受诟病的工伤认定所谓“48小时大限”问题,但却为公众展示了司法与行政在工伤认定问题上的话语权争议,以及生效司法判决在行政端的具体执行状况。

具体到个案,一个是老师下班后在家进行并非学校安排的“延时劳动”—连夜批改试卷猝死,另一个是参加学校组织的连续加班但猝死于午餐时间段。很显然,是否认定工伤,两地人社部门的几次决定都与司法判断存在差异。按照现行《工伤保险条例》以及《工伤认定办法》人社部门是有权进行工伤认定的“社会保险行政机关”同时上述规定也给出了公民对相关结果不服所能寻求的司法救济途径—复议或者诉讼。

公民对相关工伤认定决定不服,寻求进一步的权利救济,但在两则案例中包括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都有与人社局决定迥异的判断,为什么连续多次都无法实现“纠错”司法坚持“纠错”行政诉讼被告的这种拒不改正的“倔强”是否带有某些情绪化色彩?

并不复杂的工伤认定纠纷一直走到行政诉讼,甚至陷入程序重复的怪圈,两地均多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判令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但被要求重新做出的认定却结果依旧。与人社局的几次“坚持”相应的,是来自司法判断的韧性,在海南案例中这股韧性更是一直“韧”到了最高。要在包括工伤认定在内的诸多行政争议上为公民通过诉讼寻求争议解决的制度渠道,正是行政诉讼的最基本价值所在。

两地在工伤认定问题上的专业坚持和居中判断应当说殊为不易,司法已经多次以败诉亮明态度,具体个案的工伤认定不能继续身陷困局,毋庸讳言这涉及到的是行政诉讼的判决执行难题。依行诉法规定,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也就是说,被诉行政机关反复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就必须提交新的证据或理由。

判人社局连续败诉是难能可贵的司法态度,工伤认定诉讼入选年度十大典型案例亦是,而在判决执行层面还可以有更明确的措施保障判决得到有效执行。事实上行诉法对事实上未得到履行的生效判决已设置有从警告罚款、向监察机关发司法建议到对人拘留甚至追究刑责的全套惩罚措施。

工伤认定难题当然千头万绪,这在考验具体行政行为做出过程的去情绪化和专业性的同时,也对包括复议、诉讼在内的权利救济渠道的有效性、执行力提出了不少新命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工伤

工伤,又称为产业伤害、职业伤害、工业伤害、工作伤害,是指劳动者在从事职业活动或者与职业活动有关的活动时所遭受的不良因素的伤害和职业病伤害。2007年,在美国有5,488人死于职业伤害,49,000死于与工作相关的伤害。国家职业安全卫生机构(NIOSH)估测出在2007年有4百万美国工人遭受非致命的与工作相关的伤害与疾病。2014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发布了《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于2014年9月1日起施行。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