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

日期:2020-08-09 08:32: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99
藝術殿堂的棄兒—寫在李先海雕塑作品展開幕之際騾二 文/圖 2018.07.26深夜李先海1955年出生在奉节(现为重庆所轄)巴山蜀水养育了他,瞿塘夔门八阵图,白帝城托孤显忠魂,李先海从小养成忠厚朴实坚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

藝術殿堂的棄兒—寫在李先海雕塑作品展開幕之際

騾二 文/圖 2018.07.26深夜

李先海1955年出生在奉节(现为重庆所轄)巴山蜀水养育了他,瞿塘夔门八阵图,白帝城托孤显忠魂,李先海从小养成忠厚朴实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性格;家庭的貧困,數次考美院的失利,熱愛藝術的痴情,李先海始終不渝地做著他的雕塑夢;幾位中國雕塑界的權威開玩笑,李先海的際遇竟然跟羅丹相似,落榜與貧窮造就了他與學院派大相庭径的藝術風格,走出了一條獨特的藝術之路。

李先海创作的乌木雕刻人物,既有传统又有创新,比如榫卯結構,這本是中国古典家具灵魂,一榫一卯之间,一转一折之际,凝结着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精粹,沉淀着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和工匠的精神,李先海少年时代当过木匠,制作过家具,爱上乌木雕刻之后,逐步把这一古老的传统技艺运用到他的作品制作之中,在他作品的頭部手腳肢體的連接上都巧妙的使用了榫卯;再如李先海人物的身體部分,一般的雕塑家多用實木圓雕來表現,而李先海首创发明以平板式结构代替實木圓雕結構,充分利用烏木表面粗獷的自然痕跡,即简化了製作,又节省了材料,使人物巧妙夸张与艺术的形象思维结合起来,整个作品趋于抽象与艺术化,受到专家与们的一致好评,被称为李式结构”或李式造型”在李先海的作品中,沒有達官貴人,少有高大上,但在其作品中的小人物市井平民無一不直透靈魂深處,小中见大,惟妙惟肖,入木三分;藝術的最高境界就在於靈魂的溝通,李先海的作品,恰恰触及和印證了這一點;藝術的巔峰就在似與不似之間,真實的頭部與手腳,在一塊木板的連接下,變得不可思議,變得栩栩如生,變得令人驚歎!李先海的烏木人物雕塑作品就是這樣的不可思議,就是這樣的引人入勝,就是這樣的鬼斧神工;不管你承不承認,認不認可,李先海的作品已經走出中國,展現在盧浮宮這樣的藝術殿堂之上。

大家都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李先海的作品,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走到了中國雕塑藝術的巔峰。

雕塑家李先海简介

李先海,男,1955年生,重庆奉节人。著名木雕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省工艺美术,成都市雕塑协会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木雕艺术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工艺美术行业艺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1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2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3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4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5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6)

這是一組唇的雕塑圖片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6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2)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3)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4)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5)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6)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7)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8)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79)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80)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81)

無疑從一個藝術殿堂的棄兒,四川騾二,文,圖(图82)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