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

日期:2020-07-15 19:25: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29
鲁迅先生的精神世界里,那些个呐喊”着的幽灵”总是在不停找寻附体的涅槃。阿Q ,便是最能引起我情感共鸣的一个了。或许是因无从查证他是否姓赵,揣测会否有着同宗同姓的亲缘,或是有着近于或似于所谓人生态度的惺

鲁迅先生的精神世界里,那些个呐喊”着的幽灵”总是在不停找寻附体的涅槃。阿Q ,便是最能引起我情感共鸣的一个了。或许是因无从查证他是否姓赵,揣测会否有着同宗同姓的亲缘,或是有着近于或似于所谓人生态度的惺惜。想着给阿Q 写点啥,心事已久,但苦于理不出个思路,也不知立意哪般。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1)

近日,异想天开地想着读点闲书以沾染些哲系,假意示阔。委实的原由是不懂营生,遂垂耳罗素的明智规劝,遁向死而生的高冷,悟虚无虚化的相生,希冀残缺的性灵能找到智慧的人生,慰藉苟活的躯体。

懵圈哲系宗门的间隙,常以现代文学调理的大脑,鲁迅先生的文集自然是极好的。说是极好,是因为皮蛋说他看不懂。此般便更是极好,可以仿孔乙己先生于茴字的几种写法状,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但扪心自问,果真能懂几成?皮蛋不知,正如我不知阿Q。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2)

阿Q是自在的。他没有固定职业,不必朝九晚五地赶点上下班。他会割麦子,会舂米,会撑船,忙时,会给人打短工,赚点小钱,兴起赌一把,乐时醉一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学会了偷,但偷的是庵里的萝卜和举人老爷家的绸缎,倒也不觉得可恶到哪里去。打短工时住雇主家,平时住土谷祠,土谷祠虽很简陋,但能遮风挡雨,他能好觉好梦。闲时,未庄的人都不记得他的存在,他在未庄住住,到城里转转。甚好,自在来去。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3)

阿Q有自尊的。他说: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啦!你算是什么东西。所有未庄的居民,包括文童和赵太爷,全不在他眼里。他认为王胡留着络腮胡子是缺点,假洋鬼子的假辫子不具备做人的资格,这两个人都不如他,被他俩打是屈辱。在宣判死刑画押时,他使尽平生的力气想把圈画圆,为的是不让人笑话,更为了他的行状没有污点。闲人揍他并让他说人打他抗诉我是虫豸,还不放么?他以为说虫豸比说有尊严。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4)

阿Q知爱美的。他虽穷困潦倒,但忌讳人们说他头上的癞疮疤,并延伸至近于赖的发音字,以及相关联的光、亮、灯、烛都讳了。若有人提及,他在有选择地采取骂或打回击还吃亏后,仍报以怒目视之。他对女人有自己的审美观,城里女人走路,扭得不很好;赵司晨的妹子真丑;假洋鬼子的老婆和没辫子的睡觉,不是个好东西;秀才的老婆眼泡上有个疤;吴脚太大,言辞确确。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5)

阿Q想的。他扭了小尼姑的面颊,有然的感觉。晚上睡觉,感觉大拇指和二指比平常滑腻了些。他想应该有一个女人。为此,他时常留心看一定想引诱野男人的女人”也时常留心听和他讲话的女人。他曾在戏台下拧过一个女人的大腿,但隔着一层裤,没有然的感觉。他想着是中了小尼姑的蛊,但他欢悦中这个蛊。在某天晚饭后,跟吴妈闲聊时,突然抢上去,对着吴妈跪下说: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6)

阿Q懂世俗的。据不完全统计,他总共挨揍七次,其中仅有两次没反抗,也没自我疗伤而是默默地诚服认领:一次是他自称姓赵被赵太爷掌掴,应是知晓坏了赵家的宗规;一次是调戏吴妈后被秀才揍打,应是懂得调戏女人事不齿。他被抓进去,三次堂审,三次都自然而然地跪了下去,应是明白旧社会的礼数。押赴刑场前,他气苦于被穿上洋布背心,因为他感觉很像孝服,带孝是晦气的。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7)

阿Q听宿命的。他第二次进了栅栏,倒不十分懊恼,因为他以为: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要被抓进抓出的、被杀头或游街示众的。行刑前,他无师自通地喊了半句: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想必隐含他知道自己非好汉,羞于说出。他爱唱的《小孤孀上坟》是寄于死后的夫妻团圆,《龙虎斗》是梦想有手持钢鞭将你打”的本事。这些个,他都没有,但他潜意识地坚信,会有的!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8)

阿Q倍受物质和精神的斨害,但他能苟且、卑微地活着,足以见证他强大的内心。他也是个完人,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和行事准则,能欺负的欺负一下,自我开心一回;被欺负了,有自我疗伤的法宝,精神上永不言败,屹立不倒,甚至于成了莫名的替死鬼,也能木然接受。反问自己:你行否?

阿Q先前阔见识高而且真能做鲁迅先生给他的三个评定打上了引号,稍有点常识的人,自是明了是不实之意。但现在的我们,又有谁敢将引号去掉冠在自己身上。旁人若用这不加引号的三个评定于你,成色又有几许?

Q爷,在他面前再多争些噱头(图9)

如此想来,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按照你的年龄推算,学着当年赵太爷听你说是党时惶恐地叫你阿…Q哥我得郑重地叫你阿…Q爷了。为你撰文,我主动放弃五一休假外出畅游,虽也如你般遭人笑料,但想着若能借你大名在美篇加精一次,撩一把,顿觉似乎然了。不知阿…Q爷在天有灵否?

倘若还有人对你嗤之以鼻,你大可理直气壮地怼他:瞧不起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阿Q

阿Q(Q在此不读Q,而是读guì),是鲁迅撰写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的主人公。阿Q是一个从物质到精神都受到严重戕害的农民形象,他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受尽压迫和屈辱,但他不能正视自己被压迫的悲惨地位,反而自我安慰,即使是在受污辱甚至要被杀头的情况下,他也以为自己是精神上的胜利者。后来人们就常把阿Q作为这种用假想的胜利来自我安慰的精神胜利法的代称。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