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当向乌鸦致歉,初稿

日期:2020-05-25 12:12: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67
在我的孩堤时代,虽然生活比较贫困,但生态环境非常好,天空每天都是蓝的,时常有成群鸟儿飞过,麻雀自然是不用说了,它们是乡村最多的鸟,还有每年春季定期而至的燕子,以及黑不溜秋的乌鸦。现在,就说乌鸦。当它叫

我们应当向乌鸦致歉,初稿(图1)

在我的孩堤时代,虽然生活比较贫困,但生态环境非常好,天空每天都是蓝的,时常有成群鸟儿飞过,麻雀自然是不用说了,它们是乡村最多的鸟,还有每年春季定期而至的燕子,以及黑不溜秋的乌鸦。

我们应当向乌鸦致歉,初稿(图2)

现在,就说乌鸦。

当它叫着难听的呱呱声,从头顶飞过的时候,我们总会急速地低头朝地面呸呸呸地吐着口水。我们这等举止,是大人叮嘱过的。他们说,乌鸦叫,晦气到。而吐口水,是一种脱晦的简便方法。

当时,尚且年幼的我,有着好问的习惯,见大人这般嘱咐,免不了要问个究竟。但他们也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说那是祖辈传下来的。倘若你再问,他们会很不耐烦地强调道:你记得吐口水就行了。

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听到乌鸦的叫声,还来不及去寻找乌鸦,我就会习惯性地吐口水。而且吐了口水还不够,在那天接下去的时间里,无论说话、行事都会小心翼翼的,尽可能避免惹祸上身。

也许是吐口水起了作用,抑或听到乌鸦叫后行动谨慎了,反正在我的记忆里,于乡村的二十年中,瞧见乌鸦后的那些天,还真的没有晦”过。倒是没瞧见的日子里,晦”过好几回,严重一次还灼伤了双腿。

我们应当向乌鸦致歉,初稿(图3)

后来,我离开农村,来到了城里。而在城市,不像农村,不要说是乌鸦,连麻雀都很难见到,倒是养在笼子里的鹦鹉,总时不时能碰上,当你瞧见它们,它们也正好瞧见你时,说不定还会学舌”你好!”

对于鹦鹉的友好招呼”自然是不用吐口水的。渐渐地,我也就忘记了吐口水这回事。直到前几天,在编一本杂志时,看到一篇关于乌鸦的稿子,才蓦然回想起来。不过,那篇稿子里没提到鸟鸦叫,晦气到。”

那乌鸦到底是种什么样的鸟?那篇稿子里这样写道:美国动物行为学专家路易斯-莱菲伯弗尔对鸟类进行IQ测验后发现,乌鸦是人类以外具有第一流智商的动物,其综合智力大致与家犬的智力水平相当。

智慧如斯,为何被人类视为不祥之鸟原来古人发现它在谁家树上叫,过几天谁家就会死人。对此,现代科学揭示了谜底:病危者体内会散发一种微量化学物质,乌鸦被该物质刺激则会反射性地啼叫。

如此说来,乌鸦叫丧”不过是诚实报信!但正因为此,它被打入了另册—听到它叫,就担心不吉利;说些担忧的话,被讽为乌鸦嘴”好多词语对其也极含偏见,如:乌合之众、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们应当向乌鸦致歉,初稿(图4)

由此,不禁联想到一个人:鲁迅。他深刻地描写病态社会的不幸人们,解除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并为新文化运动呐喊,却被贬为:自私者、谣言家、者、仇世者、大伪者、民族虚无主义者、和棍子。

他所遭受的,不就是乌鸦的遭遇?或者说,他就是人类的大乌鸦”于此,我为乌鸦深感不平!是啊,它们何辜?就因为以先知的预见性”和启唤悲剧危机意识”的啼叫”太难听而遭人嫌?被人恨?

窃以为,我们应当向乌鸦致歉,甚至于致敬!然而,遗憾的是,由于人为因素造成了生态,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我们几乎很难再见到乌鸦了,倒是被驯养的鹦鹉随处可见,不断学说着:你好!你好!

2017.11.1于杭州华门世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乌鸦

乌鸦是雀形目鸦科数种黑色鸟类的俗称。为雀形目鸟类中个体最大的,体长400~490毫米;羽毛大多黑色或黑白两色,黑羽具紫蓝色金属光泽;翅远长于尾;嘴、腿及脚纯黑色。乌鸦共36种,分布几乎遍及全球。中国有7种,大多为留鸟。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