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

日期:2020-04-09 12:41: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26
此篇献给曾经与我同在部队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的文革前末代大学生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胖胖的圆脸庞,犹如十五的月亮;眯缝的小眼睛,像是淘气的孩子漫不经心地在雪人白白的面上嵌了两片细蔑儿。由于体态肥胖,

此篇献给曾经与我同在部队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的文革前末代大学生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胖胖的圆脸庞,犹如十五的月亮????;眯缝的小眼睛,像是淘气的孩子漫不经心地在雪人白白的面上嵌了两片细蔑儿。由于体态肥胖,动作迟缓,近前就能听到他粗重如牛的喘息声。可以想见,如果让他在练兵场上身先士卒翻越障碍物,该会有多尴尬!大概正因为如此,避短扬长,他得以在北大荒军垦农场当个,来对我们这些旧教育制度的受害者进行再教育。

那年月,到北大荒军垦农场锻炼的大学毕业生,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出身好,善表现,前途无量,到农场劳动图的是镀金”以备将来大用;另一种就是所谓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背着沉重的家庭出身不好的包袱,来到这里洗刷上辈人留给自己的污垢,进行一番脱胎换骨的改造。我就属于这后一类的人。

北大荒的风雪,绝对没有千树万树梨花开”那样浪漫。冰封雪盖的原野,有的正是万径人踪灭”的寂寥和单调。严寒的空气被吸入鼻腔,你会像喝冰水被呛着一样,激起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在户外劳动,戴着口罩,眨眨眼,上下睫毛会牢不可破地黏合在一起。酷寒的气候,艰苦的劳作,遭人白眼的家庭出身,使我的心境像那白皑皑一望无际的雪原一样凄凉而又茫然。好在改变我命运的是那支不甘寂寞的笔。仗着不时地给大学生连的黑板报写点顺口溜,在大批判会上慷慨激昂的发言,胖对我刮目相看了。

一次,他把我叫到队部,用宽厚的手掌拍着我的肩膀说:肖蒙(他本意是说小孟,由于口音缘故,听起来好像是这两个字)你以后就到思想文艺战宣队吧!出身无法选择,道路却是可以选择的。只要你热情地宣传思想,前途同样是光明的。”当这些话伴随着他那粗重的喘息,缓慢而沉重地道出后,我几乎怔住了。我绝对没有想到,像我这样一个从娘胎里就带有污点”只求顺顺当当接受再教育的人,能够被安排到许多者都朝思暮想的岗位上。接着,他又温言软语地开导我一番。眯缝的小眼里透出和善宽容的光,脸上漾着长者的慈爱。

从此,风雪严寒隔绝了 ,艰苦劳动躲避了,寂寞的心境改变了。因为每当的最新指示发表后,思想文艺战宣队都要进行紧张的排练,到附近的农村、矿山巡回演出。尽管在农忙季节,农场干活缺人手,但宣传最新指示的任务是压倒一切的。同一连队同学们累得筋疲力尽,我却乘着车子到处演出转悠,领受着矿工和农民对我们这些冒牌的解放军的夹道欢迎,伴以学习致敬之类的欢呼。一苦一乐,一尊一卑,两相对照,暗自庆幸之余,心里自然又多了几分对胖的感激。

不久,苏联军队入侵珍宝岛,我军英勇反击。弹丸之地的珍宝岛成了举世瞩目之处。距离珍宝岛百余公里的农场,弥漫着浓厚的备战气氛。我紧跟形势,编了个对口剧。剧情大意是一位边防战士牺牲了,他的战友及驻地附近的渔民十分悲痛,怀念英雄,同仇敌忾,要与敌人血战到底。故事情节十分简单,而且因为匆忙成章,根本禁不住推敲。战宣队首先在农场的机耕队演出。我心里没底,担心演砸了,演出时借故躲到一边去了。直到演完了才回来。没料想,回来时,迎面撞上了胖。他当胸给我一拳,大声叫道:肖蒙,真有你的!战士们看完剧后,当场喊起了口号,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怎么样,我说你能行嘛!”我心里明镜似的 我的剧本绝对没有编得那样好,只不过在当时战士们仇恨的干柴上迸了几个火星而已。胖的宽厚的手掌攥紧了我的手,握得我的手指生疼。我知道,这里既有对我的鼓励,也饱含着他以伯乐”自居的欣喜。

打这以后,我除了在战宣队当编剧以外,又多了一项差事:给胖写讲话稿。什么军欢会上的讲稿,什么给兄弟农场的感谢信,甚至连他工作失误的检讨书,都在我捉刀代笔的范围之内。

一天,机耕队的仓库着火了,损失倒不算大,只是烧了房顶上的几片茅草。不过,农场的上级领导怪罪下来,非要胖写份深刻的检讨不可。胖真的上火了,平日里弥勒佛似的笑脸阴沉下来了。

他忧心忡忡地找到我,说:肖蒙,这回你真要下功夫好好写份检讨。怎么深刻你就怎么写。你写什么我都认账,只要能过了关就行。

他把我关在连部里,亲自给我倒水沏茶,叮嘱炊事员准备好夜宵。这一切安排好后,他则搬个凳子,坐在我旁边,像观看大画家作画一样看着我的笔尖在纸上移动。我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劝他早点歇息,他愣是不肯,笑吟吟地甘当陪着秀才夜读书”的添香红袖”

我遵照他的想法,上纲上线地分析了着火的原因,玩了个当时大家都在玩的文字游戏。比如:明明着火的原因是电线失修,不堪重荷而产生火花。我却写成:由于我们头脑中放松了战备这根弦,行动上,偏离了路线,眼中就忽略了多年失修的电线,让火灾突破了我们的思想防线。我们要抓住这一典型事例,进一步引导全连指战员走上斗私批修的前线,筑起防火灭灾的钢铁战线。这套空话居然得到了胖的极力夸赞,居然帮他蒙混过了关。

不过,胖到底还是受了处分,因为此后不长时间,机耕队的仓库又着了火????。这次火着得比上次可惨多了,房架都烧塌了。当然,又是他陪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吃了顿颇有味道的夜宵,写了篇更为沉痛”更为深刻”的检讨。

离别农场的时候,胖拉着我的手,惋惜地说:到了地方上,好好地干吧!部队也需要像你这样的文化人。可是,你那个出身,我也没办法留下你。我放牛娃出身,文化底子浅,真想和你们多呆些日子,多学点儿东西。分别的时候,我泪眼望着他。他手一挥,决然地转过身去,大概是不愿意让我看到他夺眶而出的眼泪。

此一别四十多年,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我曾写过不少文章,也曾得到多少人的夸赞,但最让我挂怀的还是胖对我那不成型的对口剧的赞扬;我也曾受到许多上司及朋友的尊重和礼遇,但最让我动情的还是给胖写检讨时受到的关照。

那是寒意料峭中的温煦的春风,那是沉沉夜色里闪烁的火光,那是凄苦冷落时节送来的关爱,那是禁锢岁月里难得的宽松,那是践踏人的尊严日子里意外获得的珍视。

我想起了德国诗人海涅的诗句:我用强大的手/从挪威的树林里/拔下最高的枞树/把它插入爱特纳的火山口/用这样蘸着烈火的笔头/写在黑暗的天顶/阿格内丝,我爱你!

我多想把这诗的最后一句改成:胖,我想你!

冰雪覆盖的北大荒曾是我接受再教育的炼狱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1)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2)

夏日的北大荒也有雄浑而旖旎的风光。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3)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4)

秋收时节北大荒呈现一派繁忙景象。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5)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6)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7)

当年的知青和接受再教育的末代大学生奔赴北大荒。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8)

当年最常见的忆苦思甜会。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9)

知青点儿和接受再教育的大学生连队不乏美女。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10)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11)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的第一位上司是个军人(图12)

欢迎浏览,不吝赐教。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上司

古代封建王朝的行政机构(以明朝为例)由中央垂直管理的部门各有专司,古称“有司”,其各级部门叫“XX司”,例如盐运司、提举司、市舶司等,那么下级称呼上级部门,自然就可称为“上司”。通常,这类上司知识渊博,专业知识丰富,而且教人很耐心,若遇到这种类型的上司,真的应祝福你了,你不仅能学到知识,而且还能学到不少做人的道理,但是话说回来,既然是上司就应该持有尊重,不仅从语言上而且从行为上都是必须的,除了尊重外,你自己还要有好的学习能力,若能消化从上司那里学来的知识并加以运用到具体工作过程中去,再好不过了,老师型上司会认为他得到了最好的礼物。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