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

日期:2020-03-27 12:11:5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69
“我最清浅的念想,不过是和你一起仰望天堂。”两颗重叠的心一起仰望天堂,的确是件容易、简单、清纯、美好的事儿,浅浅地、迫切地滑行在愿望和现实之间,然而无限美妙与憧憬,往往就是咫尺天涯。这便是《夏有乔木,

“我最清浅的念想,不过是和你一起仰望天堂。”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1)

两颗重叠的心一起仰望天堂,的确是件容易、简单、清纯、美好的事儿,浅浅地、迫切地滑行在愿望和现实之间,然而无限美妙与憧憬,往往就是咫尺天涯。这便是《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给我深刻的印象。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2)

女主人公雅望坐上火车,与心爱的人诀别,将他们的刻骨的情感寄予“下辈子”

我想,下辈子我们一定会遇到。

那时候,我一定等你。

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那时候,你一定不要再把我丢掉

听着悲催的告别,在那短短的几句话中对下辈子用了三个 令人心碎的“一定”一定遇到,一定等你,一定不要把我再丢掉。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3)

他们用离别的泪水告诉彼此如此坚定的情感,但此生却不可以执子之手,与之仰望天堂!不可能完成这最清浅的念想。

此情此景不得不让观者动容!可是,他们此生,究竟是谁丢了谁呢?是雅望吗,是小天雅望最爱的人吗,是夏木雅望相认的弟弟抑或曲蔚然一个反面人物,极度伤害雅望,导致雅望与小天美好的爱情终含痛终身。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4)

是的,我讨厌夏木,是他让善良的雅望不得不担起用情感报答的,但我又可怜他,为了雅望不惜一切,哪怕生命和青春年华,他把她视为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可叹,可敬又可悲,殊不知,这份情感是两个人的事,他用这样不顾一切的付出绑架了雅望的情感,他在雅望和小天的情感中,像牛郎和织女间横亘着的银河系,让我们惋惜的心欲罢不能。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5)

当然,造成这一悲剧的直接导火线便是私生子狂曲蔚然,打着追求的幌子,干着非人的行径,了完美的看点,撕裂了人物美好的情感,真让人捶胸顿足,疼痛不已。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6)

曲蔚然,这一人物的安排的确是高明之处,一个故事的小插“曲”将读者的心推到了高潮,又 狠狠地摔到了谷底,猛烈地撞击,将水光潋滟的湖面击起阵阵惊涛骇浪,将一种幸福,狠狠地揉碎,无奈地用无可计量的下辈子来完成。

将波澜起伏的情节由“曲蔚然”来完成,由他来撞击着我们最柔软的心,冲击着我们的审美观,给我们留下多层面的心灵震撼与审美思考。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7)

鲁迅先生说:“悲剧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悲剧之美是审美形式的最高形态,回望现实:屈子沉江之悲愤,孟姜女哭倒长城之悲怨,后主李煜亡国之悲切,岳飞惨死风波亭之悲楚,文天祥捍卫国严之悲壮…无不令人荡气回肠刻骨铭心!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8)

高山雪莲,严冬红梅,羽化成蝶,涅槃凤凰—与皆大欢喜的喜剧相比,开放在泪水、血泊与墓地的悲剧之花尤为凄婉冷艳、发人深省!

中的雅望随着喘息的火车声与心爱之人渐行渐远,狱中的夏木随着锃响的铁链声渐渐模糊,只有含泪的小天清晰的遥望渐渐离去的心爱之人,哀伤着注定要远去的幸福,酸楚地等待下辈子!

雅望天堂 仰望悲剧(图9)

唯有他们的誓言回荡在岁月的流沙中,他们的悲剧感召出新的生命力,下辈子一定会相遇,美好的情愫坚决属于美好心灵的人们,他们的演绎重重地敲响出古今中外深邃的悲剧之美:

下辈子我们一定会遇到。

那时候,我一定等你。

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悲剧

悲剧是戏剧主要体裁之一,以剧中主人公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及其悲惨的结局,构成基本内容的作品。它的主人公大都是人们理想、愿望的代表者。悲剧以悲惨的结局,来揭示生活中的罪恶,从而激起观众的悲愤及崇敬,达到提高思想情操的目的。鲁迅先生对悲剧有一句精辟的概括:悲剧是把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