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日期:2020-03-27 12:39: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28
闲暇时于时光深处打捞一些远去的故事,偶尔写一些空灵飘逸的文字,让自己沉醉。留一份浪漫旖旎的情思,美丽流年似水。敲打红尘心语,以慰吾心。过去,现在,将来,未知。生命的路上,能够相遇是一种缘分,且行且惜之

闲暇时于时光深处打捞一些远去的故事,偶尔写一些空灵飘逸的文字,让自己沉醉。留一份浪漫旖旎的情思,美丽流年似水。敲打红尘心语,以慰吾心。过去,现在,将来,未知。生命的路上,能够相遇是一种缘分,且行且惜之!

题记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图1)

4月2日是我的生日。那天是星期天,我洗完衣服准备去教室上自习,他扶着宿舍的护栏,把头尽量的探出来,大声的喊我的名字:小静,出来一下。”喊我的是我同学张平。学校的宿舍楼东侧是女生,西侧和一楼是男生,楼道用一个铁门隔着,我和他正好是相邻的宿舍。他那天是刚刚从家里回来,许是让风吹了的缘故,头发乱乱的,有点像鸡窝头”他递给我一个红色塑料袋,显得有点不大自然,说话中带着结巴的味道。他说: 小静,今天,今天是你生日,我让我娘给煮了十个鸡蛋,给你九个,我吃一个。”我接过袋子,小声对他说:张平,这是生日礼物吗?”他使劲点了点头,像是在极力肯定这个答案。多年以后每当我提起此事,他都哈哈大笑,说自己当时太傻,也不知道送个像样的生日礼物。他不曾知道,回宿舍以后我把其中七个分给了我同寝室的同学,自己留了两个,好几天以后才舍得把它吃掉。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图2)

高中生活是紧张的,因为没有时间,离学校很近的老百货”商城”这些商场也是极少去过,偶尔出去买点必用的学习和生活用品,也是着急赶回学校。所以当时虽然在这个小城里生活了三年,除了对自己学校熟悉之外,其他地方基本上陌生的。

一个周日的下午,我在教室自习,他来到我的课桌前,小声跟我说:小静,咱们去看海去吧?看海?嘘—他示意我声音小一点。因为没有太多的作业,也缘于一直对大海的向往,便欣然同意了。

本打算自己骑着我家那辆大平把自行车和他一起去看海,张平却担心我骑自行车的技术不过关,怎么着也不让我骑,硬是让我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

因为是土路,一路颠跛到了海边,路上虽然不小心摔倒过一次,但也不能减少去看海的兴致。到了海边,我贪婪的吮吸着海风的味道,让海风狠狠地吹着脸颊。初冬,有些寒意,张平怕我吹感冒,提醒我把衣服上的帽子戴上。

我走向一块礁石,在坑坑洼洼的石缝里捉了一些小螃蟹,还捡到了不少贝壳。也许他在海边呆惯了的缘故,对这切都不以为然,只是微笑着看着我。

海浪有些大,他说,涨潮了,我们走吧。说着他做了一个伸手要扶我走下礁石的动作,而我,趁海浪没有漫过礁石,自己蹦到了沙滩上。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图3)

工作后的第四年,我收到了他送给我的结婚请柬,邀我去他家喝酒,我爽快的答应了他。

哪天去了八九个同学,他老娘和媳妇炒了好多的菜招待我们。酒局是从中午时候开始的,我们好像又回到高中时一起无拘无束的日子。酒到半酣,聊起我们高中时的生活,几个调皮的男同学毫不隐瞒谈起当年喜欢谁和追过谁,他也开心的回忆起他和她的点点滴滴,言谈中幸福满满,我们共同举杯由衷的祝福这对新人。因我不胜酒力,几杯之后便退到一边闲坐,他们几个继续推杯换盏。

午宴持续到了下午,因为是冬天,天很快就黑了,那个时候胶南没有几家KTV,我们便打车去了小辛河上的一个所谓的迪厅,灯光昏暗,同学趁着酒劲大声吼着早已跑调调的歌曲。同学A点了一首《小芳》我们大家不约而同的唱了起来,没唱的也一起合着拍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流了眼泪,我猜许是开心和兴奋或是喝酒多的缘,给他递了张抽纸,他的她帮他倒了一杯水;男同学倒是全然没注意到,依然大声唱着《小芳》…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几个疯到了半夜,终于感觉累了,也困了, 便一一散去。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图4)

以后的日子越来越忙碌—工作,结婚,生子,买房,忙碌充斥着自己的全部时间,歇息的日子也越来越少,同学之间少了很多。

大前年的春节刚过没几天,张平手机微我,说一起坐坐吧,到珠山路的千秋假日。因好久不见,便如约去了酒店。

同去的还有同班同学丁军和李宏飞,他们在学校时就是三人帮”关系好的让人羡慕。张平自带了Maria干红葡萄酒,服务小姐给每人斟了一杯,在胶南三二一”即主人三杯酒,副陪两杯,其他人一杯的老规矩中开始了。

行至一”的时候,我便有晕晕的感觉,他在一侧提醒我可以少喝一点,我回他:哪怎么行,轮到我敬酒不应该半心半意嘛。”说完,我便一饮而尽。张平和李宏飞连连说我好酒量”而他只是笑笑,直说我喝的有点多了,便倒了一杯水给我。三二一”结束以后,大家便随意的喝了起来,我也只是小口表示一下,深知喝酒不是我的强项,最后我便以水代酒了。

张平他们毕竟是男人,喝起酒来比我粗犷的多。酒多了,话也多了起来。张平说起来当年追过他的那个女孩现在过得很是不好,先是老公有了别的女人,跟她离了婚,女儿归她;后来女儿上学的路上让车撞伤严重,办了休学,现在一直在家…我们几个一时沉默不语。天生乐天的李宏飞说起他当年喜欢的小小娟子,大家一时来了兴致—这小子深藏不露啊,怎么哥们几个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呢?后来又讨论起房价、谈论起胶南的发展还有大青岛的发展格局…天南海北的说笑中的同时,我们继续喝酒品茶。

小静,你的初恋是谁啊?告诉哥。张平忽然侧眼望着我,语气像是调侃又像是认真,我一时竟然没有读懂:我,我没有初恋啊…什么叫初恋,喜欢的就是初恋吗?傻妞,我不是你的初恋吗?哈哈哈…喝的有点多的张平忽然大笑起来,丁军和李宏飞也跟着大笑,他们两个一齐说张平能装说他能装得了天下,却无力装下自己喜欢的人。我不以为然,这么多年的同学情感,熟悉的跟知道自己身上的胎记在什么位置一样,默认为调侃好了。

去卫生间,碰到同去的丁军,他拦住我:小静,你果真不知道他喜欢你?你果真一直不喜欢他?”我回他:内急内急,别拦我哈。”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图5)

第二天张平返回他工作的城市。他一早上给我发了一条:小静,这么多年,你还是你,还是原来那个傻傻的你。

是的,一直那么傻—那年,你的她到学校来找你,我陪你到学校马路对面见她。你问我:咋样?我回:很好;那年,你和她把结婚请柬递到我手中,我看着你们两人幸福的模样,递上了我的祝福:真好!结婚那天,你对我说:她主动和我在一起,我…”我打断你:祝福;那年,我腰疼的厉害,你连夜赶回送给我一套治疗仪,说是你以前用过的,很好用,还不忘跟我说:明天正好回老家有事,给你捎回去。”我说:谢谢!第二天一早你赶回单位,火车上给我信息:傻妞,我没啥重要的事儿,就回了哈。

忽然想起丁军那天晚上丢给我的那句话:不勇敢,连爱情都得不到。我不想知道他想告诉我什么,但我知道,世间很多事,不是凭勇敢来得来的。事过境迁,往事如烟,需要的是沉淀自己的内心,静观事态变迁。有些事,不知道为好;有些人,遇到过就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平

张平,男,汉族,1946年1月生,安徽萧县人,1966年9月参加工作,197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安徽银行学校信贷专业毕业,中专学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现任中国消费者协会会长。

小静

《小静》是红袖添香网网络小说,作者飞龙居士者。

延伸 · 推荐

我的情深你若懂

最美的年华,莫过于你我携手走过人生的每个春秋,一路追逐春的生机盎然,一路欣赏秋的硕果累累。注定,你我有缘,是前世几百次的擦肩,换来今生的相见。遇见,是最美的,记载着第一次见面时的种种景象,或喜或羞。从...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