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文集】杀年猪

日期:2020-01-17 21:46: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6
乡村杀年猪的习俗,流传了很久很久,我见过杀年猪的情景,也很多很多。几十年来,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区,杀年猪的细节不一样,带给人们的感受也不同。记忆深刻的,还是五十年前,下乡当知青时的那一次。那个时代,经

【知青文集】杀年猪(图1)

乡村杀年猪的习俗,流传了很久很久,我见过杀年猪的情景,也很多很多。几十年来,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区,杀年猪的细节不一样,带给人们的感受也不同。记忆深刻的,还是五十年前,下乡当知青时的那一次。

那个时代,经济落后,乡村贫穷,粮食不够,更难见到丁点肉,只有到了杀年猪,才能吃上一顿肉。那时养猪,饲料没有添加剂,吃糠咽菜、有时也吃草的猪,生长缓慢,一般都要养上一两年,饲养周期长。杀年猪,也不是家家户户每年都可以做得到。有的农户,好几年也杀不起一头猪。

1970年1月15日,是农历腊月初八,“过了腊八就是年”翻晒泥土、精选稻种、准备春耕等集体农活干完了;上山伐树劈柴的繁重家务活也干完了。从这一天起,算是真正进入了农闲时节。闲下来的农民们,聚在一起晒晒太阳、唠唠家常。议论的焦点,集中在杀年猪的事情上,都在盘算着何时能吃到一顿肉。

这一年,村子里有猪可杀的人家不多,谁家养的猪最壮?很快就有了答案,大伙推选,我房东大妈家的猪最壮,体重约摸一百斤(50公斤)我在大妈家落户已满一年,这头猪比我还先到。一年来,我目睹大妈日日操劳,找猪草、煮饲料,一瓢一瓢喂猪食,辛辛苦苦喂养的猪,膘肥体壮,令村里人羡慕。

大伙说,为给全村带来好运气,杀年猪,应从这头先开刀。

【知青文集】杀年猪(图2)

大爹步行五公里,专程到公社税务所,缴了三元钱的屠宰税,领回一张“生猪屠宰许可证”拉开了隆重的杀年猪序幕。

这一天,五更鸡鸣,全家人就起床。挑水、洗锅、抱柴禾;刨芋头、砍青菜、拔萝卜,要在帮忙的乡亲到来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陆陆续续,帮忙的乡亲到齐,杀年猪仪式开始了。几人齐心协力,从圈里拖出猪,红色的绳索绑猪脚,一人拽尾巴,两人提耳朵,顺势一抡,那猪四脚朝天,躺在案板上,被人压住,动弹不得。屠宰匠沉声静气抽出刀,找准穴位,往猪脖子上轻轻一插,一股殷红的鲜血喷涌出来,哼哼几声,那猪闭了眼。

落气后,众人抬起来,将它放入大木桶,浇上热水烫。刮去黑毛,现出白猪皮。屠宰匠操刀,熟练地开腹、剖肚、掏内脏,割下、猪尾巴。用斧头,从脊梁正中下手,将猪劈为均匀的两扇。

大哥和我,抬起一扇猪肉,前往供销社向国家交售。当时政策规定,农户杀猪,必须交售一半给国家,农户只能留下头尾、内脏和一半肉。交售的价款,远远低于市场价,这是农户的义务,必须执行,不能马虎。

来到供销社,出示“生猪屠宰许可证”供销社收购员来检验,不是检验生猪疫情,而是检验刀口,评判两扇猪肉分割是否均匀。假如刀口倾斜,交售的这一半少于留下的那一半,判为不合格,就得回去割肉来补交。

【知青文集】杀年猪(图3)

从供销社回到家,院子里摆了好几桌,围坐着乡邻和大妈家的外村亲戚,还有生产队的记分员和几位知青。满桌子的菜肴,大块的猪肉少不了,更有不掺杂粮的大米饭。喝着自家酿制的苦荞酒,个个红光满面,喜气洋洋。这是我自下乡以来,吃到的第一顿年猪饭,丰盛的饭菜、热闹的场面,一辈子不会忘。

饭后,客人渐渐散去。有的拎走一块肉,有的端走一碗油。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收拾完院场,我走进灶房看看,几乎没了剩肉。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堂屋火塘旁,杀年猪感受到的快乐,挂在每个人的脸上。忙碌了一天的兴奋劲还没褪去,边磕瓜子边聊天,说说笑笑,忘却了辛苦和疲劳。

这是一本“人情往来记录簿”也是在物质匮乏时的乡俗民约。你家有时借给我,我家有时再还给你,互相帮衬,共度年关。本子上,唯独没有知青来吃杀猪饭的记录。显然,农户请知青吃年猪饭,是不指望回报的。

【知青文集】杀年猪(图4)

【知青文集】杀年猪(图5)

---- END ----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知青

知青是知识青年的简称,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在中国,知青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称谓,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中或高中教育。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的总数的估计在约1200万至1800万之间。1977年高考被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想方设法要回到故乡去。1979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知青问题的“六条”精神,随后,大量知青通过各种途径返城。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