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之殇

日期:2020-01-17 22:01: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55
怎么看,医院都像渔夫不小心打开了深埋海底多年的瓶子跑出来的魔鬼,张着血盆大口,青面獠牙,皮笑肉不笑,豪华装饰的背后,藏着罪恶的算计之手。医院里人流攒动,熙来攘往。不到医院,你不知道医院到底有多忙,不到

医院之殇(图1)

怎么看,医院都像渔夫不小心打开了深埋海底多年的瓶子跑出来的魔鬼,张着血盆大口,青面獠牙,皮笑肉不笑,豪华装饰的背后,藏着罪恶的算计之手。

医院里人流攒动,熙来攘往。不到医院,你不知道医院到底有多忙,不到大医院,你不知道大医院到底有多火。车水马龙、应接不暇,犹如春天里的一块窄地,争相怒放的绿,拥挤的连一丝空隙都没有。

每个人都步履匆忙、神色慌张。自己不生病,家里没病人,谁愿意来这地方呢!费心费神费力不说,还要把平时精打细算、苦苦积攒的积蓄,在一瞬间如决堤的洪水,飞流直下,痛心不已。

其实从中产到无产、从小康到贫困,中间就隔医院这道门,无论你是白富美还是高富帅,骄傲的如开屏的孔雀,过了这道门,都只落寞得如落毛的凤凰,如果一场大病,更是万丈深渊、万劫不复,顷刻间倾家荡产、灰飞烟灭。

突然间觉得健康是如此的弥足珍贵,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你所追求的前程似锦、扶摇直上,你所痴迷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你所奋斗的万贯家财、香车宝马,在健康面前一文不值,毫无意义。

2019年的意外太多。众多明星大腕走了,众多达官显贵也走了,他们的财富不可谓不多,他们的名气不可谓不大,他们的成绩不可谓不斐然,他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在和健康的较量中,最终败下阵来,财富和名誉只不过是镜花水月、过眼烟云。

网上有句话,如果你对养生一毛不拔,医院将给你拔的一毛不剩。话虽粗糙,却是真理,堪称经典。我所指的养生,不是大把大把的养生药、减肥茶,不是山珍海味、鲍鱼鱼翅,不是因噎废食、不思进取,而是自律人生,修心养身,管住嘴、迈开腿,遵天理,节人欲,坚信,最好的药房是厨房,最好的药物是食物,最好的医生是自己。

岳父突发疾病,全家顿时乱了方寸,急诊、送医、挂号、住院,好在并无大碍,虚惊一场。在医院的几天里,看尽了人生百态,世间冷暖,体会到医疗之殇,药费猛于虎,感受到家庭不堪医疗之负,飘零脆弱,其中的百般滋味,万般无奈又怎能酸甜苦辣了得?

岳父先前住在三人间加床的病房里。病房里摆放三张单人床,另有一张加床的位置,以备不时之需。从住院的那天起,病房里就是满满的,这边一有病人出院,马上就有新人住进了。

挨着左侧床位的是一个约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据说是替公司安装广告牌时不小心从约三楼高的高度摔了下来,颅内,好在捡了一条命。做了全方位检查后,又进行了彻底的治疗,人恢复的挺快,住了半月余,老板过来进行洽谈,在一个周一的早上,便欣然出院,回家养伤了。

公司的赔偿应该让他满意。

陪床的是妻子,50多岁的中年妇女,靠着厕所门口放了几块泡沫板晚上就凑合着睡觉了,进进出出的人带来的嘈杂和风声全然不顾,她全部精力就是照顾好老公,醒来的第一件事替病人掖被角,试体温,递开水,毫无自我,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而男人似乎对这些关心爱护视为平常,上半场呼噜震天,下半夜吃着东西,看着手机全然不顾其他病友,到是妻子表现的深明大义,常常不时的提醒,尽可能照顾大局。

中年女人和我们偶有交流,和另一位病友的家属交流却不多,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一家来自于农村还是病床相距稍远的缘故,对他们表示的热情敬而远之,冷漠对待。

他们出院了,我也替那位合格的妻子松了一口气,从内心祝福他们。同时也暗自庆幸,我实在忍受不了下半夜手机小放浪的狂笑和吃零食时发出的夸张声音。

他所说的镇位于风景秀美有“南有张家界、北有冰糖峪”美称的石门镇,那是一个距城市约五十公里的大山沟里。

去过了几次,大多是部队组织拉练用卡车拉去的出发点,几年前全家节日周边游也去过了一次。景色秀丽,山水宜人,一路上,成片的苹果林在深秋里显得格外醒目,鲜红的苹果透着秋天的成熟和喜悦,载着果农沉甸甸的希望。青的山、绿的水、蓝的天、白的云,树荫下的村落,悠闲的羊群,观光的游客,如陶渊明笔下《桃花源记》所描述的那样:屋舍俨然,悠然自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钟灵毓秀给乡镇旅游带来了生机,也给人们找到了一条致富之路。

也许是爱屋及乌吧,对他们一家产生了好感。老两口来医院照顾三十岁患病的儿子。儿子患脑瘤,刚做了手术,手术做了近二十个小时,老两口心力交瘁、欲哭无泪。

说老其实也不算太老,近六十岁人。妈妈看起来年轻,精干利索,病床上收拾的净净,一看就是勤快人,热心,病房里看谁需要帮助都主动搭把手。爸爸个高,微驼,古铜色的脸、饱经沧桑,风风火火,在正对病房的走廊上打了地铺就当成自己栖息地,和人说话总是面带微笑,还时不时和我岳父开个玩笑。

闲聊知道,爸爸83年兵,有着十三年的当兵史,难怪尽管背驼一点也不显邋遢、猥琐。说起从军的历史,神采飞扬,精神抖擞,对当初对越自卫反击战没能如愿去遗憾不已,后来调动到武警担任驾驶员,96年转业回地方。我没有问起他的工作情况,从着装打扮来看,应该一般,但他仍然乐观,积极,即使儿子的病情让家庭经济捉襟见肘,但丝毫不显气馁。

孩子的病情打乱了一家人的生活节奏,家里铁将军把门,一把大锁,老两口都来照顾儿子,一来一家人在一起有个帮衬,二来有事相互有个商量,得知我也是军人,眼里泛着久违了的亲切,似乎找到娘家人的感觉。我一阵心酸,如果不是照顾岳父,真想陪他喝顿酒,听听他的心路历程,给他一丝精神上的安慰…

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打点一家人的生活,在天寒地冻的小摊上买饭,偶尔无聊喝点酒,面颊绯红,话匣子打开,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可是,谁又能完整地听完他的故事呢?

恰好朋友在医院当医生,听说我在照顾老人,就来病房看我,顺便给看了看孩子鼻腔的毛病,老两口感激不尽,连连道谢,恨不得把世间最美的词语都无私的给奉献出来。

我对他们的道谢表现的轻描淡写,人生何处不相逢,不是这场病谁又能走到一起,我们情愿不认识也不想以这种方式,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场合相遇相识。

问起医药费,老两口黯然神伤,住了一月余,花费近20万,生病总得治疗,这时候不是钱不钱的事,毕竟生命重于一切。医保能报一部分,保险在报一部分,这些都得感谢国家好政策,社会好保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轻松之余我感受到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掠过的那份无奈与无助。

上午刚出院的那张空铺,下午就住进了一个中年女人。

身材稍胖,看起来不像是病人,到像是到一家疗养院疗养般轻松自如。她是独自一人过来的,到病房后也不显陌生,便打听病人的情况,和家属一会便熟悉起来。她说找了一圈人才预约了病房,住个院太难了,这世道没有个熟人啥也办不了。她说她患脑血管狭窄,平时到也不觉得,但痛起来简直就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尽管家里开了个加油站,年底还很忙,但还是抽时间来做个手术。

对于她的自来熟的性格,联系了她的工作性质,我也便不觉得突然了。但我还在疑惑她怎么就一个人过来住院呢?在我的潜意识里,医院是一个让人容易产生孤独的地方,是考验亲情和人性的,住院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至亲就是在忙在累也得到医院看望慰问,更别说还有一场大手术在严阵以待呢。

我的疑惑在第二天就有了答案,貌似长相相仿的嫂子来医院照顾她了,好在她现在行动自如,还没有卧床不起,要不我真会感叹长嫂如母的伟大了。

前两天她都一切安好,每天例行性地输液,检测,量体温,主治医生很忙,一天也见不了一回,有些情况只有问护士再由护士转达。她显得从容淡定。仍然活跃,电话不断,遥控指挥孩子的学习,孩子今年高考,看样子成绩不错,她很欣慰也愿意跟孩子探讨,眼神里充满爱意和期望。接下来时间就是在病房里转悠,和病友拉家常,看得出来,职业原因她见多识广,谈到任何话题都能发表自己的意见,侃侃而谈,滴水不漏。

医院里的电梯真慢啊,用老牛拉破车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缓缓的如龙钟老人半天转不过身子,每次上下都让你等得心急如焚。在电梯里我终于见到了她老公,她犹如小鸟依人般把整个头依偎在他的肩膀上,胳膊支在他的臂弯里。明天她就要手术了,老公也暂时停下手头的工作,给她以精神上的力量与支持。

聊起来知道他私人开了个加油站。这几年没少琢磨事,换着职业,干过大车司机跑长途,经营着上海至天津货物运输,也干过海产品生意在海上捕过鱼,但感觉都挣得不多,付出不少,年龄大了,索性不想东奔西跑,就在家附近开了加油站当起了老板。披星戴月、风餐露宿,连续的打拼也给摧毁了自己的身体,疾病缠身,三高人群,尤其糖尿病严重,必须每天靠胰岛素坚持。难怪从第一眼看去就觉得脸色不鲜亮,暗黑,身体消瘦,穿着件羽绒服,在病房里也不嫌热。有病友开玩笑,你这衣服是租来的吗,怎么不舍得脱掉呢。他憨憨地笑笑,似乎在自言自语,我也没觉得有多热呀。其实大伙都只穿着病号服。

他的神情到还自然,还没有预料到手术室即将开启妻子的生死之旅,术后将是漫长的恢复过程。我默默地祝福她,愿手术成功,康复迅捷,愿归来后继续天南地北,海阔神聊。

隔壁病房不时传来一阵阵哀嚎,凄厉阴森,痛苦不已,是一老太太,年龄约70来岁,脑梗伴有脑瘤,手术效果不好,疼痛难忍常常发出无助哭声。据说,孩子优秀,留学国外并定居他国,手术时过来看望过从此便踪迹全无,找的护工帮忙照应。每每谈起,人们无不唏嘘长叹。

有一天在一楼等电梯,无意间听到拐角处一男人的哭声,充满凄凉,我循着哭声望去,是一约30来岁的中年男子,坐在座椅上蒙着满脸,搓揉着头发,嚎啕大哭,口里含混不清地念叨着,应该是亲人确诊为不治之症后无法接受事实,找一个角落发泄自己,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哭出声来的男人更让人感到心酸和难过。

医院里的哭声司空见惯,人来人往已习以为常,人们麻木的连打听的兴趣都没有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医院

医院(Hospital)一词是来自于拉丁文原意为“客人”,因为一开始设立时,是供人避难,还备有休息间,使来者舒适,有招待意图。后来,才逐渐成为收容和治疗病人的专门机构。医院是指以向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为主要目的的医疗机构。其服务对象不仅包括患者和伤员,也包括处于特定生理状态的健康人(如孕妇、产妇、新生儿)以及完全健康的人(如来医院进行体格检查或口腔清洁的人)。最初设立时,是供人避难,还备有娱乐节目,使来者舒适,有招待意图。后来,才逐渐成为收容和治疗病人的专门机构。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