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夏天,年过半百的兄姐畅忆童年

日期:2020-06-30 17:55: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70
城市的夏天,除了炎热还是炎热。人们都想躲在空调屋里,待夜幕降临才出门活动。而从前生活在乡村,夏天的快乐,像草地上的野花一样鲜活茂盛,又像夜空里的繁星,多得数都数不清。更令人怀念的是,这些乐趣压根不用花

城市的夏天,年过半百的兄姐畅忆童年(图1)

城市的夏天,除了炎热还是炎热。

人们都想躲在空调屋里,待夜幕降临才出门活动。

而从前生活在乡村,夏天的快乐,像草地上的野花一样鲜活茂盛,又像夜空里的繁星,多得数都数不清。

更令人怀念的是,这些乐趣压根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得到,运气好的时候,你还能收获不少意外惊喜。

光肚下河逮小鱼、捉泥鳅

才叫夏天呢

老家村北是北汝河,村东是芦沟河,每当夏天,树荫披拂,水草丰美,村里村外简直就是人间乐园。

放了暑假的孩子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河里玩。

那时河里有成群的鲫鱼,俗称“小白条”捕捉它们甚至不需要任何工具,只用挖些泥巴,将河边清浅的水域,围成一片小水洼,将水搅浑后,用双手在里面摸鱼儿,一捉一个准。

将捉到的小白条,用青草串成一串,提回家去熬鱼汤或者裹些面糊放进油锅中干炸,滋味鲜香奇美。

城市的夏天,年过半百的兄姐畅忆童年(图2)

河边草丛中,还常常潜伏着滑溜难抓的泥鳅。对付它们小伙伴也自有一套办法,那就是用泥巴筑起一道环形屏障,将岸边的水域和河道分离,再把圈起的河水,用手掌捧着一把一把霍出去,随着水面下降,水底的泥鳅,便从稀泥里露出身体,拼命翻腾挣扎。

最眼疾手快的孩子,还能凭着这种方法,捉到狡猾凶恶的黄硌牙。

像鱼又像泥鳅的硌牙,头部扁圆硕大,口鼻处有一圈胡须,背腹黄黑相间,嘴里有密集的尖牙,虽然样子难看,却肉多刺少、肉质洁白细嫩。

老家形容谁好斗蛮横、难缠不讲理,爱用“硌牙”称呼。记得初中班里有个特别顽劣的男同学,头大腿短、身材矮小、行动敏捷,爱捉弄欺负同学,大家就给他起个外号叫硌牙。

前年春节家宴上,年过半百的兄姐畅忆童年,姐姐还耿耿于怀地嗔怪:“小时候你和堂哥他们一起去河里玩,都不愿意带我。”

笑着说:“因为带你去不合适,我们到了河边,都是脱了衣服在水里洗澡,咋能带你去嘛?”

听到被藏了50多年的小秘密,大家都笑了,姐姐也自嘲说:“小时候要是知道是这,说啥也不会闹着跟你去河边玩。”

地曲莲和蘑菇

是地里的宝贝

俗话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在农村过日子,只要不遇上天灾人祸,填饱肚子是不成问题的,虽然天上不会掉馅饼,但地里确实可以捡到宝。

小时候孩子们在夏天常常捡拾到的美味,除了河滩、树林里的鸟蛋,还有野蘑菇、地曲莲。

记得有年夏天,连着下了很多天雨,天像漏了底的水桶,村庄快要成为一片汪洋,村前村后的洼地积满雨水,变成了小池塘。

外婆还用一块白色棉布头,缝了个扫天媳妇,挂在屋门正当中,祈求龙王爷赶紧收兵,让天空早日放晴。

等到连淫雨终于停了之后,山坡上树林中,甚至院子墙根下,都冒出来一丛丛的野生蘑菇,像一群撑着小雨伞,挤成一团团的胖娃娃。

通体灰白色的蘑菇,豫西方言叫“忽雷撅儿”可以采来炒菜或做汤用,而那些五颜六色的花蘑菇,看起来色泽诱人,却有剧毒,老家颇为嫌弃地叫它们“狗尿苔儿”

除了蘑菇,雨后的山野间,还有一种十分稀有的菌类,叫“地曲莲”

地曲莲也叫地脐或地耳,平时像一层黑褐色的草屑,牢牢粘附在草丛间或石头上。

城市的夏天,年过半百的兄姐畅忆童年(图3)

夏雨之后,潜伏在草丛中的地曲莲迅速长出来,太阳一晒,很快就会消失不见,所以要碰运气,运气好才能遇见。

在田头路边发现地曲莲时,通常要跑回家拿一个盆子,再折返回来小心翼翼地捡拾,有的小伙伴还会高兴地唱起民谣:“天也转,地也转,牛屎变成地曲莲。”

刚冒出来的地曲莲,样子像木耳却比木耳小很多,褐黑色的一坨一坨,远观确实像堆牛粪。

村民不知其成因,加上古时候人们,相信自然界中的物化,将此物与彼物的象形,想象成彼此间的。

比如24节气72候中,有“雉入大水为蜃”的说法,就因从前人们观察到立冬后野鸡不多见了,海边却出现了外壳线条及颜色与野鸡近似的大蛤(又名蜃)便认为是野鸡到了冬天,跳进水中变成的。类似的说法,还有24节气中大暑腐草变成萤火虫。

小时候的夏天在农村有那么多快乐,充满了浪漫的传说和野生的趣味,直到现在,看到某个相似的意象,我还会回忆起那段时光来。

丽鹿 © 撰文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