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订单则直接翻了5-7倍,疫情期间用户需求上涨,成人体验馆悄然兴起

日期:2020-08-07 22:04:0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17
记者 付艳翠因为一些“莫名”原因,娃娃的销量了。“挺让我意外,虽然有些重,但和真人没什么两样。”“不仅能解决男人的生理需求,不涉及违法,还能赚钱。”“体验馆的悄然兴起后,我们娃娃工厂的销量都有所增长。

国内订单则直接翻了5-7倍,疫情期间用户需求上涨,成人体验馆悄然兴起(图1)

记者 付艳翠

因为一些“莫名”原因,娃娃的销量了。

“挺让我意外,虽然有些重,但和真人没什么两样。”

“不仅能解决男人的生理需求,不涉及违法,还能赚钱。”

“体验馆的悄然兴起后,我们娃娃工厂的销量都有所增长。”

一类娃娃流行于“在家里用”“可能大家在家里隔离期间,确实没事情干。”一位娃娃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

另一类流行于“在街边用”近期,各大城市悄然兴起了一家家娃娃体验馆—让娃娃这个“秘密”出圈了。“街上人少了,大家进线下店就不用担心尴尬。”

从供应商的数据来看,近期娃娃的需求确实提升了数倍。一位广州娃娃工厂负责人向铅笔道透露,不论是出口还是内销,订单量都翻了数倍。

国外订单翻了2倍。以前工厂每月总产量大约4000个,其中3600多个都是出口。疫情之下,出口生意已经直接翻倍,增长到7000~8000个。

国内订单则直接翻了5-7倍。以前一个月卖三、四百个,现在已经增加到2000个左右。就连娃娃工厂的都感慨,这半年来,已经“忙疯了”

如今,娃娃更像是一个情感生意。品牌商们会根据娃娃的长相,为每一款娃娃设置一个人设,将其打造成“奢侈品”让这些娃娃从一个个令人羞耻的玩具,逐渐变成拥有粉丝的完美情人。

这些娃娃产品价格高低不等,光是进价就在3000到2万元之间,那些全身关节可动、有肌肤纹理和血管、甚至可以对话的娃娃,最贵的还能卖出8万的价格。

像其他情趣行业的产品一样,传统渠道从厂家经手品牌商、批发商、零售商再到顾客手上,还有电商渠道,基本都可以保持50%以上的毛利空间。

当前,虽然娃娃行业的用户意识还处于市场早期,国内的用户大多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但随着国内用户的性观念的逐步开放,已经有一些创业者开始涉足这个市场。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体验馆悄然兴起

“今天朋友带我来了一个刚开的体验馆,刚开始很不能理解,有些接受不了。试了一次,挺让我意外,虽然有些重,但和真人没什么两样。”北京的消费者王亮在体验过一家“机器人女友”体验馆后评价道。

最近,他发现全国很多城市,包括北京、深圳、上海、天津、成都等,都出现了这种娃娃体验馆。王亮感慨,这种体验店的出现其实挺有想法,不仅能解决男人的生理需求,不涉及违法,还能赚钱。

随着体验馆的悄然兴起,娃娃工厂在国内的市场也迎来一波利好。

其实,因为疫情原因,娃娃工厂生意就已经比以往好了。张义介绍,往年,娃娃的多依赖靠出口,他们工厂的月产量能达到4000个左右,其中过去有3600多个都是出口到、意大利、欧美等国家。今年疫情下,因为大家不能出门,娃娃的出口生意已经增长到每月7000~8000个。

“整整增长了一倍还多一点。”他感慨道。

张义透露,往常工厂只有不到10%的产品出售给国内用户。“以前国内一个月卖个三、四百个,现在已经增加到2000个左右。”

另一家深圳成年娃娃工厂的李佳,对工厂娃娃的销量增长更是深有体会。

“我们工厂本来都是当天发货,最近经常有一部分货要拖到第二天上午才能发出去。”李佳透露,他所在的工厂算是在行业有10年沉淀的大厂,拥有不少经销商资源,所以一直不缺订单,疫情期间用户需求上涨,工厂也直接爆单了。

因为一直有大量出货中的订单,库房里随便一个犄角旮旯都堆满了产品,李佳有些无奈地表示,“每天拍都要坐在箱子上拍。”

对于行业的火爆,用品零售品牌“樱之燃”创始人刘翔并不意外。刘翔表示,用品的销量确实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反而最好。在2~3月份时,他的线下零售店销量涨幅就达到60~100%。

“一是街上人少了,大家进线下店就不用担心尴尬;二是可能大家在家里隔离期间,确实没事情干。”他分析道。

花8万买个“女朋友”

事实上,娃娃早已经“出圈儿”了。

“如果逼真,我宁愿要玩具,真实的女人太难伺候了。”

“我是一个女生,我也会买一个娃娃当做自己的情感寄托,我买这个硅胶娃娃的初衷是很漂亮,而且能够陪伴我,并不是像某些人所想的那样。”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于娃娃品牌的IP、玩得好。”刘翔透露,娃娃品牌做的更像是情感生意,品牌商们往往会根据娃娃的长相,为每一款娃娃造一个人设,每款都拥有不同的身份背景、不同的故事。

蒂艾斯为了打造娃娃的人设,可以说是花尽了心思。它会根据她们的人设为她们创作相关同人VR游戏。这让这些娃娃从一个令人羞耻的玩具,逐渐变成拥有粉丝的完美情人。而且粉丝不再逃避对娃娃的需求,反而自发地创造故事,丰富娃娃IP本身的内涵。

有些粉丝还会上传自己与娃娃的故事,增强“娃圈”粉丝的粘度,吸引新粉。

早些年,一个被诊断出重度“颅内蛛网膜囊肿”的自由职业者小野寺桦恋,就因为想拥有家庭但又怕耽误别人,于是便买了蒂艾斯的娃娃“蝶”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他把自己和小蝶的故事发到了博客上,还感动了无数网友。

“在娃娃品牌的下,品牌娃娃成了货真价实的奢侈品。”刘翔透露,早期,国内没有娃娃时,有人通过代购在买一款几千块钱的娃娃,需要2万元。

这么多年过去了,国内的娃娃行业也发展了起来,产品更是远销海外。不过刘翔介绍,这个行业产品的价格也非常混乱,进价差距能从几百到上万元不等。

造成价差的原因,往往与娃娃的尺寸、材质、品牌、功能等因素有关。娃娃的身高一般在1~1.7米之间,材质则有的是硅胶,有的是TPE材料。

“上个月,我从一家工厂了解到,1米的娃娃价格只要550元,1.7米的基本2~3千就能搞定,但有的进价却又在3000到20000元之间不等。”刘翔表示。

上述工厂负责人张义介绍,近几年最新的材料是安全环保的硅胶和TPE(热塑性弹性体)硅胶可塑性高,仿真度就能做到更好,制造出来的娃娃仿如人体真实肌肤的触感,有的皮肤甚至连血管都看得到。高端产品还能安装机械骨骼,甚至还可以有体温,娃娃的头发全都是用的真人头发、眉毛也是一根根植入。

不过这样下来,娃娃的成本也更高。为了节省成本,现在不少公司只将硅胶用于娃娃的头部制造,身体则选择成本较低的TPE材料。

“我们半硅胶类型的娃娃出货价一般是7000元,全硅胶娃娃也在2万元以上,进口的一般在5万上下,有些品牌产品的价格甚至达到8万上下。”张义透露。

线下或有新机会

情趣用品作为暴利行业,传统渠道从厂家经手品牌商、批发商、零售商再到顾客手上,基本可以保持100%毛利空间,保守预计,电商渠道毛利也有50%。我国情趣用品生产企业平均毛利率在40%-50%之间。数据也显示,蒂艾斯在2016年的毛利率就达到了54.8%。

疫情期间,虽然行业“出圈”了,但其实娃娃行业的用户意识还处于市场早期,这也是业内共识。

“能够接受娃娃的人群还是有限,我们的数据显示,国内的用户大多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张义坦言,国内用户的“性观念”确实没有国外开放,也更保守。

不过,张义表示,从最近兴起的体验店来看,国人这方面的认知已经有很大提高,娃娃行业也迎来新的一波红利期。他透露,他身边也有朋友问他娃娃创业相关的事宜,想要入局这个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今年上半年共新增超过2.9万家计生情趣用品相关企业,其中第二季度新增超过1.9万家,较去年同比增长5%

对于娃娃行业的创业机会,张义认为,研发娃娃的控制算法,提高其AI智能互动是大势所趋。他坦言,现在娃娃的AI功能并不智能,互动过于简单,应该让娃娃能够通过传感器,接收语音波段,增加与用户的情感互动的同时,也能增强娃娃的动作互动。让用户体验到恋爱的感觉。

在他看来,对于娃娃产品而言,上的用户还是以年轻人为主,而线下的消费购买力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也没有渠道和平台把这种购买力触发出来。

“我之前买了一个玻璃展柜,又花1800买了一个1.5米的娃娃,放在我的线下无人零售店里。结果不到一周,我就通过监控看到娃娃被一个大爷偷走了。”刘翔透露,通过这次实验,他发现,单从生理需求来说,一些中老年人可能是娃娃的重要受众。

他解释,其实娃娃最早的受众,是一些有条件跨境采购或者代购的宅男,但他们的情感需求一般大于生理需求,反而是中老年人的实际需求会比较大。“那些孤寡老人,也有自己的性需求,但其实娃娃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选择。”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娃娃

金智娟(ChanDelphine),艺名娃娃,1964年10月4日出生,1981年和朋友组成丘丘合唱团,担任主唱。加盟新格唱片,1982年首张专辑《就在今夜》出版,同名歌曲及《为何梦见他》红遍大街小巷。娃娃从此被列为台湾摇滚女歌手第一人。1986年底加盟飞碟唱片,成为李寿全自创的RIOMUSICPRODUCTION的第一位歌手。1991加盟罗大佑的音乐工厂,摆脱以往叛逆形象,转型为成熟深情的都会女子,成功将娃娃推上歌坛的另一顶峰。2014年5月2日,在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内地首场春之祭个人演唱会。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