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

日期:2021-05-04 17:12: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172
再婚34年后 8旬丈夫为何在去世前突然决绝离婚当79岁的刘某某得知自己和前夫赖春南居住的房子,已在前夫去世前20多天被偷偷卖掉,刘某某整个人都站不稳了,前夫的遗像就挂在客厅,她曾无数次想问他“为什么?

再婚34年后 8旬丈夫为何在去世前突然决绝离婚

当79岁的刘某某得知自己和前夫赖春南居住的房子,已在前夫去世前20多天被偷偷卖掉,刘某某整个人都站不稳了,前夫的遗像就挂在客厅,她曾无数次想问他“为什么?”但“回应”她的,只有空荡的客厅……

刘某某和85岁的赖春南是二婚夫妻,1985年结婚。今年年初,丈夫赖春南坚决要求离婚,虽刘某某极力维护,但最终在今年7月2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判决两人离婚。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1)

刘某某展示与赖春南的结婚证

而当刘某某事后起诉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才发现,判离的9天后(8月7日),夫妻共同财产——成都一套一环路以内人民北路一段的房屋,已被丈夫赖春南以6369元/平方米的价格卖给他人,23天后(8月30日),丈夫去世,死无对证。

这一系列“决绝”操作背后,是一套快被拆迁的房……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2)

刘某某难以释怀

【妻子述说曾经的恩爱】

双方丧偶,34年前自愿组成家庭,相互照料

刘某某家位于金牛区人民北路一段,人民北路地铁站出口不到200米就可到达,其小区右侧,是一家商场,而小区正对面,一大型综合体正在修建。她家小区就夹在中间,这个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小区,稍显破旧的外墙在周边现代的建筑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大家都知道这是“黄金地带”。

据小区居民说:“小区2016年就曾做过拆迁登记。”在某房地产网站上,该小区10月房价参考价为16829元/平方米。

而刘某某和赖春南的矛盾,也是在那时生了根。

时间回到1985年,赖春南与刘某某双方丧偶,在他人介绍下结了婚,当时男女双方各有两名小孩,之后也未共同抚养孩子。在刘某某看来,虽然是再婚夫妻,但30多年来他们夫妻关系一直很好,“经常手牵着手去散步,去逛菜市场。”而生活中更多的还是夫妻二人多年来相扶相持。男方身体不好,患有多种疾病:美尼尔氏综合征、血寄虫病引起的胃、脾脏出血等,“婚后每年胃出血1-2次。”她经常是医院、家中两头跑。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3)

两人于1985年结婚

而刘某某生病时,丈夫赖春南也会倾力照顾,考虑到双方子女都在上班,他们俩人就相互照料,不给子女们添麻烦。

邻居胡婆婆是赖春南的老同事,她说赖春南身体很差,她记忆中,八几年他经常吐血,2000年吐血时也是刘某某在照顾,“要是没有她,他早死了。”

女方家人也很接纳这位姐夫,刘某某有6姊妹,据其弟弟刘荣忠说,每逢过年过节聚会,大家都会邀请两家人一起参加,并且亲热、尊敬地称呼他为大哥。“姐姐没在的时候,我们都会喊着大哥一起旅游。”说起这些,再想起现在发生的事情,刘荣忠话锋一转,“如果赖春南还在世,他肯定都没脸见我们。”

【态度坚决的丈夫】

“如果不离婚,死了都咽不下这口气。”

为何要离婚?刘荣忠说:“以前都好好的,但自从说了这房子要拆,赖春南就变了。” “要干嘛,肯定是儿女怂恿他爸想要钱嘛!”2018年5月,赖春南因病住院,6月7日出院后便住往女儿家,从此再也没回过家。刘某某说,“他刚搬出去时还愿意和我电话交流,但后来态度变化很大。”

2018年12月,赖春南与女儿登门要求刘某某与父亲离婚,并要求其搬出家门,而刘某某不知道的是,早在11月26日时,赖春南已向武侯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离婚。

在赖春南的诉状中,是这样写的:“婚后不久,男方即发现与女方在性格、价值观上存在很大差异,女方是一个非常自私的利己主义者,夫妻感情一直不好。但由于男方自身性格懦弱,认为家丑不可外扬羞于启齿,一直隐忍……随着年龄的增长,男方越来越需要家人的照顾及关怀,但女方作为配偶根本不管不顾,每天早出晚归……完全没有履行妻子应尽的和义务……现已彻底心寒,非常渴望在有生之年尽快结束这段极其痛苦而不幸的婚姻。”

对此,刘某某坚决不同意离婚并极力挽回,答辩状中她陈述:“双方从壮年时期组合婚姻,夫妻关系相濡以沫维持了30多年,如果真的行为习惯和三观不合,怎么可能维系婚姻关系30多年?”“是否男方害怕女方给他的子女增加负担?或者是子女的意思?”“女方很在意多年的感情,从没想过要离婚,希望男方认真回想一下30多年的历程,回归家庭,相伴余生。”

但据女方代理律师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邱文锋介绍,在法庭上,男方态度很坚决,并表示“如果不离婚,死了都咽不下这口气。”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之间不再存有相互信任基础,矛盾已然非常激化……最后判决离婚。

对此,女方再次提起二审上诉,不同意离婚,但7月2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判决依旧维持原判,准予离婚。当时夫妻双方共同财产并未做分割,法院告知,在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理方面可另案主张。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4)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判决依旧维持原判,准予离婚

【房产怎么被卖了】

财产分割时发现,夫妻双方唯一财产已被低价变卖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5)

刘某某还住在这套被低价卖出的房屋中

而当邱文锋律师认为这一场离婚案已经完结,只需等待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时,事情一波接一波的来了。

7月29二审判决后,紧接着起诉了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案件,8月30日,赖春南去世。在邱律师去查询房屋状态信息时却发现,夫妻双方唯一的共同财产房子已于8月7日易主,“房屋所有权名字从赖春南变为同为‘赖’姓的赖倩茹。”

二审判决9天后共有财产就被一方变卖,这个赖倩茹到底是何人?

记者通过房屋登记上的电话打过去询问,接电话的是位女士,她告知记者“打错了,打错了。”她并不是赖倩茹,也不是认识赖春南,随后便挂断电话。

此外,邱律师发现,这套成都一环路以内的64.37平方米的房屋,卖价仅为41万元,每平方米只卖6369元,跟10月同小区16829元/平方米的参考价相去甚远。除了卖价低外,还令邱律师费解的是,女方一直居住在这房子里,房子却被卖掉了,“买家不看房,买到房屋之后,不入住也不收房,而且赖春南死后,灵堂也设在该房子内,如果是陌生买家,他不会介意吗?”而且赖春南儿女每逢7天就要到家中祭拜,也从没提过房子被变卖的事情,所以他有理由怀疑,该房屋是被恶意串通变卖,为的是转移财产。

而此时,等他回过神来,签字变卖人赖春南已去世,如何追回财产?谁当被告?这些都是摆在他面前的问题。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6)

刘某某与代理律师交流

据了解,刘某某夫妻二人的房屋是在婚后1996年通过房改政策取得的,据刘介绍,当时双方均有房改资格,但只能选择在一方单位把工龄相加共同买房,最后双方选择在男方单位买房,基于此前夫妻共同房屋未强制登记双方名字,所以夫妻共有房产登记在男方名下,刘某某说,男方及其子女便认为该房属于男方一个人。

据了解,刘某某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已在国外定居,回国时间很少,另外一个儿子也经常出差在外,不能常伴左右,刘某某说,“如果这个房子被卖了,真不知道我还能住哪里?”

据其儿子介绍,他知道房子已被变卖的真相后都不敢告诉母亲,”怕她受不了。“待母亲得知真相后,心里确实无法释怀,“一说起就开始掉眼泪,情绪很激动。”在他看来,房子已经不重要了,母亲年龄大,身体最重要,她实在是接受不了经营了30多年的婚姻,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他们确实做得太过分了。”

各方说法>>>

男方女儿:她对家庭没有贡献,房子确实是熟人买的

到底事情真相如何?红星新闻记者拨通了赖春南女儿赖明霞的电话,当即抛出女方家庭的质疑:“如果没有离婚,你父亲死后的房产就由刘某某继承,你们是否是想要即将拆迁的房子,所以才怂勇你父亲和刘某某离婚?”

赖明霞听后很生气:“这个人撒谎成性,已经恶到极处了。”她告诉记者,“正常的婚姻是双方的付出,如果长期经济、家务都是单方付出,这个婚姻能走的长吗?”

她告诉记者,刘某某在几十年的婚姻中,一分钱不拿,“早些年给的一点钱,都是为了让我爸把她女儿送出国,女儿送出国之后就没再给钱了……她甚至没有给我和弟弟买过一根纱。”

赖明霞说:“平时她在外面耍我们不会说什么,但在我爸病重的时候仍然在外面早出晚归的耍,根本就不管我爸死活,你觉得这还能叫人吗?”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7)

赖春南的遗像还挂在房子里

听她倾诉完后,记者问:为何已经结婚30多年都没有提出离婚,现在才提?

赖明霞说,“(父亲)之前都忍了,(现在)也是没办法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就只有气死和累死。”对于离婚、卖房是否是父亲个人意见?赖明霞表示:“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了,因为法院已经做出公正的裁决,是不是他本人的意愿,已经很一目了然了。”

记者继续问,那你知道那房子是你父亲和刘某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吗?赖明霞说,“他们结婚时住的房子是我妈和我爸住过的房子,后来因为房子拆迁,所以才搬到现在这个房子,搬到这个房子后,刚好遇到房改房,1996年我爸就买了。”“虽然这是他们婚姻存续期间的房改房是事实,但买房的钱她一分没出,她也承认。”“你觉得这房子她有份儿吗?”

记者继续追问,那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的房子已经卖给别人了?“我晓得。”7月29号才离婚,8月7号就把房子低于市场价卖了,这是为什么?“我爸没有办法啊,去年10月他突发脑梗,脑梗之后肯定知道要用大量的钱,但刘某某在几十年的婚姻中一分钱不拿,我爸已经被榨干了,他看病要钱,他不卖房子能咋办?他不活了吗?“她继续说,“如果房子不低于市场价卖,(买家)要去看房子,像我们这种情况能卖脱吗?她(刘某某)就住在里面,肯定卖不脱!”

那购房者没有看过房子就买了吗?记者问,“人家以前看过。”那购房者是认识的人买的吗?“是啊,这肯定只有卖给熟人噻,你卖给外人卖得掉吗?外人要来看房子,你根本就无法进去,(因为)进去了就卖不脱。”

那买房的熟人买了房子之后,刘某某却还住在里面,你父亲死后,你们还在里面搭设灵堂,你父亲的遗像还挂在房间里面,买房人同意吗?对此,赖明霞没有直接回答:“这个我暂时不方便说。”她还告诉记者,“如果我说的你不信,你可以到院子里找一些老年人了解,他们最清楚。”

随后,记者也致电赖春南离婚官司代理律师兰艳,其表示,对于这场离婚官司,赖春南是全程参与诉讼的,对此也有相关资料可以到法院合法调取,但因为这是涉及公民自身私事,所以作为代理人,暂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

邻居: 夫妻二人AA制,关系一般但不至于离婚

当天傍晚,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来到该小区,随机找几位居民询问情况,6位居民中有4位都认识赖春南,且知道他已去世,还知道他在去世前打了离婚官司。

据刘某某楼下一小卖部的大爷回忆,他们俩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分开走的,“刘某经常吃了早饭就背个包出门了,赖春南一般就从小卖部旁边经过,去后面的干休所打麻将。”但具体他们关系如何,大爷表示还得问经常和他们接触的人。

胡婆婆与赖春南是同一个单位,她告诉记者,“之前夫妻两人关系一般,但不至于闹到离婚的地步。”据胡婆婆了解,他们虽结婚多年,“但两人的钱是AA制,各用各的。”平时赖春南管伙食,女方一个月给男方600元的伙食费。对于赖春南女儿说的刘某某早出晚归,胡婆婆也表示知道这个事。据邻居介绍,这是因为刘某某这两年在上一些打着保健幌子的课程,所以经常去听课,最后也被骗了钱。

小区一位周婆婆也知道他们家的纠纷,她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夫妻以前关系很好。”赖春南刚开始跟刘某某结婚时住院,都是她跑上跑下,送饭那些。“他们还经常去彩虹桥散步,我们都是一路去的。”

“那天他女儿来闹,要让她后妈滚,小区好多人都在说她,我就说,你爸爸尸骨都未寒,你来闹啥子?”

周婆婆说,虽是二婚,但也是扯了结婚证的,“要按照政策办啊。”“30多年开玩笑哦,养个娃娃都多高了。”

胡婆婆记忆中,他们夫妻也是最近几年才闹的。“院子里的人以前都还是很尊重赖春南,结果他要离婚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大家就觉得他没长脑筋,让儿女主宰了一切……现在人也死了,也死无对证了。”

跟赖春南同一单位的娄大爷告诉记者,他平时跟赖春南还比较熟,他说:“赖春南对自己的财产问题,可能早就有想法了,可能不会拿给他现在的老伴儿继承,要拿给他娃娃继承。”但娄大爷说,这只是他的分析,“但公正客观的说,他们两人的关系还是可以。”

据了解,针对起诉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赖春南子女答辩称刘某某无权要求分割一事,刘方认为该答辩不能成立,将在开庭时指出其恶意串通转移财产,要求追回被转移的财产进行分割。

律师:如果能证明恶意串通,应当认定合同无效

那该房屋是否是夫妻共同财产?刘某某有无权分割呢?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逢逢表示:这是一个由夫妻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引发的纠纷,夫妻共同财产是指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拥有的财产。本案中,案涉房屋系刘某某和赖春南二人婚后通过房改政策所得,双方无其他约定,由于婚后夫妻任意一方的工资奖金等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且房屋取得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即使登记在赖春南一人名下,实际上该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后尚未分割财产前,仍属于二人共同共有财产。

该案赖春南以其名义擅自出卖给第三人,属于无权处分(有理由认为房屋出让方即是房屋唯一所有权人、支付合理对价等)。若赖倩茹受让时主观上非善意,则可向赖倩茹主张权利。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韩放律师认为,目前本案房屋已办理完毕过户手续,如果买受方属善意的情况下,房屋转让有效,女方只能向男方主张赔偿。

若能证明房屋买受方与出让方属恶意串通,则根据《合同法》第52条,该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但对方是否属于“恶意串通”,主张方负有举证。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最高法司法判例,结合本案情况,可能会被认定构成恶意串通的情形有: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购得,买卖双方存在亲属或其他密切关系,买受方对卖方与刘某某之间纠纷知情,买受方“买房不看房”不符合常理等。

对上述情形都可以构成对其属于恶意串通的合理怀疑,但最终认定以法院查明的事实为准。

综上,陈逢逢律师建议:为减少此类纠纷案件的发生,夫妻双方可通过签订婚前协议或就特定财产另行达成权属归属协议,在不伤害夫妻感情的前提下,将权利义务约定清楚。若没有协议或特别约定,建议在办理权属登记时,将属于夫妻共同共有的财产登记在夫妻二人名下,财产属性登记为共同共有,若仅登记在一方名下,出现纠纷时对另一方会不利。

链接阅读>>>

本为夫妻共同财产,为何赖春南一人就可以把房子卖掉?

成都市房管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房地产权属档案和房产证上都是一个人的名字,

买卖房屋时就以询问为主,“如果卖房者说不是夫妻共有,就可以办理。”办理房产过户只需本人带上房产证、身份证即可,如果有国土证还需带上国土证。

他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很多,当年拆迁单位办房产证很多都是写的一个人的名字,“这按照《婚姻法》虽属于夫妻共有财产,但是按照《物权法》属于单独个人的财产。

他提醒大家,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发生,如果夫妻共有房屋房产证上只有一个人名字,可把另一个人的名字加上,如果房子已经售卖,则只能走法律程序。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摄影 王欢

教授“侠侣”捐千万元助学,深藏功与名

60余年党龄70年教龄,捐一生积蓄,不冠名不留影云淡风轻

教授“侠侣”捐千万元助学,深藏功与名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8)

崔崑夫妇在书房一起观看早年演唱俄文歌曲的视频。 记者李伟摄

7月3日,华中科技大学崔崑夫妇捐资400万元,设立“新生助学金”。整个捐资没有仪式,留影照都没有拍,老人专门叮嘱“不要宣传”。

但消息还是于近日在校内传开,再次感动了喻家山。从2013年至今,崔崑和夫人朱慧楠教授捐资助学已累计达到1000万元。

一对年过九旬的教授夫妇,深藏功与名,一掷千金,捐出一生积蓄,堪称侠侣义举。经多次做工作,崔崑夫妇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一件衬衣穿30年,三笔捐千万助学金

在近3个小时的采访里,谈及捐款之事,老人一直表示:“没有什么,就是待遇还不错,两个老人又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年纪大了,手头有积蓄,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

谈起金钱,风轻云淡。其实,两位教授在科研领域勤奋治学,在生活中十分勤俭,并非“土豪”。在崔崑夫妇位于华中科技大学校内院士楼的家中,记者看到,两位九旬老人仍然自己做饭,山东出生的崔崑负责掌勺烧菜,来自广东的老伴负责理菜炖汤,分工明确,饮食与武汉普通老人无异,清淡、不讲究吃喝。

崔崑一件衬衣穿了30年,曾因媒体报道,引发公众关注点赞。采访时,崔崑不以为然,他还给记者展示了一件“自认为很新”的夹克。“这件才只穿了十几年,都还能穿,为什么要买新的呢?”他说。

崔崑回忆起2013年第一次决定捐资助学的初衷。“当时,中央提出深化教育改革,鼓励社会捐资助学,另外我们也看到网上讲,杨绛先生把自己和钱钟书的稿费和版税捐赠给母校清华大学,设立‘好读书’奖学金。受此启发,我们俩也决定把积蓄拿出来捐资助学,为社会做点贡献。”

2013年,崔崑和夫人朱慧楠、女儿崔明玲共同捐资420万元,在学校设立“勤奋励志助学金”,额度每生8000元。学校学工处有关负责人解释说,以崔老师家里的积蓄,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钱,崔老和家人就做了一个计划,捐款在5年内完成。

作为教职员工,这样大额的捐赠,在学校历史上极为少见。有人建议以崔崑夫妇两人的名字为助学金命名,被二老谢绝。此事,一直到捐助完成的当年,才被公众得知。2018年,两位老人又拿出180万元,再次注入“勤奋励志助学金”。

直到今年7月3日,两位老人决定再捐资400万元,设立全校“新生助学金”,两位老人计划用4年时间完成这笔捐助,捐到崔崑院士99岁。采访中,提起这个决定,两位老人仿佛在谈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朱慧楠教授说:“崔崑,我们还是争取3年内吧,赶紧搞走(这笔钱)。”

记者还在无意中发现,疫情期间,两位老人还交了一笔100万元的特殊党费。对此,两位老人表示,疫情期间,中央英明决策、生命至上,医护人员逆行冒险救治病人,很受感动。两人住在学校,学校也很关心,定期有人来送日常所需,解决了后顾之忧。在新闻上看到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带头捐款,两人就想着也尽一份力。

经历相似心有灵犀,决定捐款一拍即合

为了帮贫困生真正解决问题,两位老人对于如何设计资助人数、额度,都有自己的打算:他们考虑了贫困生的比例,每笔8000元的金额则是参照国家奖学金的标准,加上最新一笔新生助学金,全校将有超千人获得资助。

“捐款的事儿,是谁提的?花了多久时间商定?”

面对记者的疑问,两位老人几乎同一时间脱口而出,“不用怎么商量。”

原来,崔崑夫妻两人学历相当、经历相似,遇到大事都有共同的看法,对于捐助学金一事,不用过多商量,一拍即合。

两位出生于20世纪20年代的老人,都经历过日本侵华战乱,小小年纪就颠沛流离。朱慧楠是家中老大,曾背着妹妹,一家人流离失所。有一次,他们刚从藏身的防空洞出来,下一分钟,那里就被日军飞机炸毁了。

为了读书,年幼的崔崑在父亲支持下,一路从山东扒火车,辗转流浪80多天前往成都考大学。最终,凭借优异的成绩,崔崑考取了西迁至四川乐山的武汉大学机械系。

瘦小的崔崑,还到稻田打农药,打工赚学费。如今回忆起来,他觉得打工能管吃管喝,很满足。读书时,学校里过节还能吃上回锅肉,他也感到非常幸福。

经历过百般锤炼的崔崑,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投身到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的创建中。崔崑在哈工大读俄语预科班时,遇到了来自中山大学的朱慧楠。他们在同一个班,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学习委员,两人有相似的经历,惺惺相惜,最终携手走到一起。

“国家培养了我们,设立基金资助困难学生是我们的初心。”两位老人耳聪目明,头脑清晰,对于时间链条的记忆尤为精准。他们回忆起过去的艰难岁月,更感慨现在的幸福生活。如今两位老人已学会网购、使用电子支付,并不刻意守着清苦生活。“学会了网购,对老年人来说,生活太便利了,生活还是要搞好,不能亏待身体。”

谈及长寿的秘密,两位老人不约而同地说:心态要好,不要计较,助人为乐。正是出于对贫困家庭孩子读书不易的共情之心,两位老人决定捐助来自贫困家庭,品学兼优的学生。

回忆过去,崔崑说,自己这一辈人经历过遭人欺侮的战乱,见证了新中国在一穷二白中求发展的过程,大家都怀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信仰。

1958年,他被公派前往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钢铁专业大学——莫斯科钢铁学院,专攻金属学及热处理专业。两年的留学生涯,让他将特殊钢定为日后的研究方向。

如今,崔崑书房里几乎全是钢铁类的书籍。他先后承担起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近20项,研制成十种新型模具钢,解决了许多生产难题。凭借在金属材料研究领域的杰出成就,1997年,他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被誉为“钢铁院士”。

朱慧楠教授是华中科技大学原化学系化学教研室最早的教师之一,曾担任过理化系、化学系系主任,为院系发展打下坚持基础,退休后负责全校老年协会工作,做起了志愿服务,一干又是10年。

在摆放着诸多荣誉证书的室内一角,崔崑向记者高兴地介绍说,朱慧楠教授获得了家里的第一份重要荣誉——1960年湖北省颁发的劳动模范荣誉纪念证。在这个“荣誉角”,从崔崑院士获得的各种科技大奖,到朱慧楠教授退休后集邮获得的业内奖励,各种证书应有尽有。

永葆好学之心,跟上时代潮流,才能心态年轻。如今,两位老人每天读书看报看新闻,对于人工智能等新事物,也并不感到陌生。疫情期间,崔崑用3个月时间复习了一遍俄语语法,朱慧楠至今仍然能清唱俄文、英文歌曲。

崔崑年逾70岁时,学校希望他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于是他自学计算机,很快学会上网查资料、自己制作多媒体教学课件,利用计算机指导学生等。

过了80岁,崔崑不再承担科研课题,拒绝了各种会议应酬,闭门不出,开始搜集资料,潜心写书。他于2012年完成著作《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至此,我国终于有了一部全面系统的特殊钢专著。

据了解,这一专著有200多万字,含图828个、表646个。崔崑自学电脑、亲自整理书稿,连插图都是自己画的。80多岁的老人打字绘图,将一生的研究成书,治学严谨,可见一斑。

60余年党龄、70年教龄,勤奋报国一生

作为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崔崑共培养了24名博士、23名硕士。在业内相比,他的学生不多,因为崔崑要求严格,绝不允许学生“混学历”,不培养“次品和废品”。据介绍,崔崑的学生中有10多人已是博士生导师,在各自领域有所成就。

“崔老师做人为学如炼钢,一丝不苟。”崔崑的首批研究生张同俊,如今也是华中科技大学材料学院教授。他对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印象深刻。张同俊说:“《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书稿出来后,崔老师专门让我们两位弟子看看有没有毛病,我们将热力学方面的数据重新算了一遍,几乎挑不出一点毛病!”

一生勤奋报国,如今年过九旬的崔崑,有60余年党龄、70年教龄。他关爱年轻人成长,最希望年轻人珍惜时间,勤奋学习。根据《“勤奋励志助学金”评选规则》,获得该助学金的条件之一是“学习勤奋努力”。

崔崑说:“根据我一生的工作体会,一个人要想取得一点成就,首先要勤奋。同时,年轻人要有一生的奋斗目标,年轻人出国留学能增长见识,但是一定要学有所成、报效祖国。”

“那时电力供应不足,课题组所用盐浴炉等设备耗电量大,白天不能开,一用电就会跳闸,只能在夜间通宵工作。”朱慧楠教授回忆说,当年,崔崑熬夜之后,白天还要照常上课,绝不要求学院照顾。最终,崔崑和研究人员一同研发了低铬模具钢,含铬率降低到4%,使用寿命延长一倍,打破了国外垄断。

也许,特殊钢材早已融入骨骼血液,身材瘦小的崔崑,一直展现着巨大的能力。

如今,95岁的崔崑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规律作息,偶尔自己去菜场用支付买菜,他还会熟练地用手机为老伴拍照。其余时间,他仍要伏案修改自己的著作。对于长期电脑前工作可能引发视力问题的担忧,他兴奋地告诉记者,自己前些年为了治白内障,已经植入人工晶体,再也不用担心视力损伤。

许多受到资助的学生,从两位教授身上感受到的不仅是生活上的有力帮扶,更是精神上的激励与鼓舞。

华中科技大学材料学院2016级本科毕业生杨飞说,崔崑院士和朱慧楠教授在生活上淡泊名利、廉洁自律,在科研中严格严谨、不断创新,令人敬仰,值得自己一生学习。

退休之后,崔崑谢绝了各种拜访。但是,部分受资助的学生毕业前坚持要来看望,他也不好拒绝。有家庭困难的学生告诉他,考上华科大之后,立志自己赚学费,但是入校之后发现学习压力大,打工赚钱影响学习,所以陷入矛盾状态。正是有了两位老人的资助,解决了后顾之忧,才能集中精力做科研。

“所以,我们听到这以后就很受感动。我们做的事情是值得的。我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就是尽我们力量来这样做嘛。”崔崑淡淡地说。

“材化侠侣,家国情怀。”崔崑夫妇捐资助学的事迹,多次引发公众热议。除了受资助者表示感谢,更多人表达感动、致敬和深深祝福。有网友称赞说,崔崑夫妇是“国之脊梁”:青年时立志报国,中年时践行不渝,耄耋之年依旧持续奉献、照亮人心,鞠躬尽瘁、师者风范。

7旬儿子怒吼9旬老母:你啥时候死,退休老人养老压力开始蔓延

中国有句古话叫“多子多福”,意思是多生儿子老来会更享福。从前是农耕社会,生活主要靠体力劳动维持,所以家里多一个男丁,便多一份力量。另外,传统观念认为,人丁兴旺也是家族繁盛的表现,儿子多了,老人更有所依。

但现在,男耕女织的时代已过去,女性的地位日渐提高,男尊女卑的思想已彻底根除。老年人的晚年生活也不全依靠子女,养儿不一定能“防老”。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9)

|“你啥时候死”,七旬儿子怒吼九旬老母,退休老人养老压力开始蔓延,很多人中招

前不久,网上流传出九旬老太被儿女送进敬老院,独自一人默默流泪的事件,触动人们的心灵。老太太一共有三个儿女,两个女儿远嫁他乡,儿子又是家里的老大,所以照顾老人的重担就落在了儿子身上。

但儿子周先生也年过七十,老伴又去世得早,一人含辛茹苦将孩子抚养长大,日子过得十分萧条。本以为退休后可以安度晚年,没想到老年痴呆的母亲又让他陷入困境。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10)

周先生不仅要安排好母亲的饮食起居,还要照顾她的身体状况,由于年事已高,稍不小心老人便会身体有恙。周先生本身的退休金就不高,母亲一生病,生活变得更加潦倒。

而最近,儿子又以娃上学为由,希望他能用多年的积蓄帮自己一把。一时间,周先生被压得喘不过气,本该安享晚年的年纪却面临双重压力,他常常被生活逼得老泪纵横。

一次,伺候母亲吃饭时,由于饭菜不合胃口,母亲将饭菜打翻在地,这一举动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周先生多年的压力与苦楚瞬间爆发,忍不住怒吼老母亲:“你到底啥时候死,我快被拖累死了。”最后,不堪重负的周先生决定把老人送往敬老院,费用由兄妹三人平摊。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11)

常言道:“一娘能养十儿女,十儿难养娘一人”,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老人被送往敬老院呢?

1. 子女年纪也大了,无法更好照顾老人

有的老人年事较高,子女也到了退休年龄,身体状况也开始走下坡路,不能更好照顾老人。这时候,将老人送往敬老院由专业人员护理也是一项不错的选择。但要和老人讲清楚,并且经常探望。

2. 工作压力大,无暇照顾老人

也有的老人儿女比较年轻,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较快,没有时间照料老人。但父母身体又需要专人照顾,这时候,他们不得不选择让父母去敬老院疗养。

3. 两代人生活观念不同,生活在一起老人更拘束

由于年代不同,父母与子女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育儿方面会存在一定的差异。长时间生活在一起,不仅会有很多不方便,还会让老人越来越拘束。所以,与子女生活在一起,并不是所有老人想要的生活。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是什么原因?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令人震惊(图12)

4,敬老院条件好

现在敬老院各方面条件越来越好,父母能得到更好的照顾,还能结交朋友,提高生活质量,收获更多快乐。另外,敬老院的护理人员更加专业,能及时察觉出老人的身体状况,所以,送老人去敬老院也有一定好处。

现在,人们的生活方式呈现多样化,敬老院条件也越来越好,把老人送进养老院不等于不孝,留老人在身边也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每个家庭的情况不同,生活方式也存在差异,不能一概而论。但无论父母在身边还是在敬老院生活,子女都应该多关心,给予他们无限的爱。

我是帮妈,一名高级育婴师,私信“育儿”,帮您解答带娃路上的困扰~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