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这是真的吗?代表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令人震惊

日期:2021-03-04 11:34: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610
鄂晓梅委员:建议制定《动物福利法》,规范虐待滥用行为全国“两会”正在北京召开。5月2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大学法学院教授鄂晓梅处获悉,其向大会提交了《关于

鄂晓梅委员:建议制定《动物福利法》,规范虐待滥用行为

代表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这是真的吗?代表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令人震惊(图1)

全国“两会”正在北京召开。5月2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大学法学院教授鄂晓梅处获悉,其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建立动物福利保护法律体系的提案》。

鄂晓梅建议,制定专门的《动物福利法》。立法机关制定合理可行的立法规划,从民众支持度较高的规范虐待滥用行为的立法开始,以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建立中国的动物福利法律体系。

法律体系中缺乏“动物福利”概念

“动物福利主要是指人类给予动物的人道待遇,例如农场动物在被饲养的过程中、运输过程中以及被屠宰时都应该得到人类的人道待遇。”鄂晓梅告诉澎湃新闻。

据其介绍,自1822年英国通过世界上第一部“以防止虐待动物为目的”的法案起,目前已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台了保护动物福利的法律。例如,德国在其宪法中给予了动物相关权利,并制定有专门的《动物福利法》;在亚洲,新加坡、日本等国都在20世纪就完成了动物福利立法。

相较而言,中国的相关立法处于落后状态。“我国2005年(草案)中原有‘动物福利’字样,但后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表决中,因‘动物福利’含义不够清楚,删除了这一表述。”鄂晓梅称,中国至今还没有专门的动物福利立法,甚至没有一部层级较高的法律提到“动物福利”这一概念。

澎湃新闻注意到,我国仅在几部法律法规中对“善待动物”进行了提及。比如,2016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6条规定,“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应当有利于物种保护及其科学研究……不得虐待野生动物”。但其中没有相应的细则解释何为“虐待”,更没有规定相应的法律。

在世界范围内动物福利保护法律制度不断完善和发展的情况下,动物福利概念与国际贸易的也愈加紧密。“我国是农产品生产和销售大国,但在牲畜的饲养、运输和屠宰方式方面很难达到发达国家有关动物福利的进口标准。”鄂晓梅称。

在她看来,一方面,动物福利法律法规的落后使我国相关产业不断遭遇贸易壁垒;另一方面,在动物福利标准方面,我国目前更多的是一些由相关部委、行业协会以及企业自行推动的行业规范,这些行业规范大多是他国的动物福利法律法规倒逼的结果,层级较低,更无法律约束力。

此外,动物福利保护的落后,也影响到更多行业的进步和发展。例如,一些科研论文和成果,或因为违反实验动物保护规范,或因为不能动物福利伦理证明,而在国际上时屡遭质疑,甚至在发表后遭遇指责,从而影响到学术的交流和技术的进步。

制定专门的《动物福利法》

鄂晓梅建议,加快建设动物福利保护法律体系。在立法思想上,承认和确立尊重生命、善待动物、维护动物自然权利和基本福利的理念;制定专门的《动物福利法》;并在防止虐待滥用,农场动物的饲养、运输、屠宰,以及实验动物和毛皮贸易等方面制定专门的法律法规。

“这也是目前很多国家所具有的动物福利法律体系的模式。”鄂晓梅称,建议立法机关制定合理可行的立法规划,从民众支持度较高的规范虐待滥用行为的立法开始,以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建立中国的动物福利法律体系。

她建议,在目前动物福利立法严重落后的情况下,中国作为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以及其他相关国际组织的成员,应该根据这些组织的动物福利指导原则和动物福利标准,在各行各业倡导实施动物福利最低标准。

此外,鄂晓梅建议,对于实施动物福利标准提高相关从业者生产成本的问题,可以向欧美国家学习,给予这些行业一定的补贴以弥补这些行业的损失;宣传动物福利标准,提升国民动物福利保护意识。

“人类的福利与动物的福利是息息相关的。”鄂晓梅称,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国民保护动物福利意识,从终端消费者的认可推动产业标准的提高,从而逐渐提高立法支持度。

反虐待动物法立法之路还有多远?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若一)近日,山西太原一男子以偷吃香肠为由用开水浇烫怀孕母猫,当场使其腹中4只即将临盆的小猫全部死亡。这起恶性虐待动物事件引起社会舆论关注,使反虐待动物法的立法问题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事件在网络上发酵之后,央视新闻发布的“呼吁尽快推动禁止虐待动物立法”话题阅读量达到7.9亿,其随后发起的相关问卷调查显示,参与调查的30.22万人中有28.7万人都明确坚决支持反虐待动物立法,支持率达到95%。

近几年,民众对于反虐待动物已经达成了一定共识,社会舆论对于出台反虐待动物法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近日,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和浙江理工大学动物法研究所联合召开专题研讨会,探讨目前我国反虐待动物法的障碍与路径选择,与会的专家学者认为,是时候制定一部针对所有动物的《反虐待动物法》了。

虐待动物不仅是动物问题

近年来,虐待动物事件频发。今年4月,山东理工大学一名学学生以剥皮、火烧、电击等方式虐杀80多只流浪猫并拍摄视频贩卖;9月,重庆市渝北区一男孩于凌晨钻进商店盗窃后又将店里的猫拖出来用绳子栓着反复虐待;10月,江苏南京鼓楼区一11岁男孩将店铺内宠物猫引到门口后用用门缝狠狠夹毛脖子并用刀戳猫眼睛,之后又在店外追打小猫……

仅今年4月至10月间,能公开搜索到的虐杀动物事件就有一百多起。而在大众视线之外,还有大量动物被悄无声息地虐杀,并形成隐秘的产业链。

据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张越介绍,仅今年一年恶性虐待动物并引发舆情的事件就有超过45件,她认为,虐待动物不仅仅是动物的问题,还是公共安全的问题,是对社会治理进行挑战的问题,涉及到人的利益。

“虐待动物的行为往往和犯罪交织在一起。”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指出,一般性虐待有主动物的行为,如殴打或杀死他人的宠物猫狗,相当于侵害了别人的财产,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如果财产价值较高,则有可能构成犯罪。其他行为如向动物投毒的行为可能会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虐待动物并拍摄视频进行网络传播则可能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张越表示,对动物的暴力也与对人的暴力密切相关,施暴人通常先进行对动物的暴力,在没有有效干预的情况下,极有可能上升到对人的暴力。2019年11月一个叫宇芽的网红博主曝光了她的前男友在电梯间内对她进行恶性殴打的视频,随后更有媒体爆出该男子不光虐待自己的女友、前妻、虐打自己的母亲,还长期虐待家里的猫和狗。

对此,浙江理工大学动物法研究所教授钱叶芳认为,人们没有去关注虐待动物带来的社会治理问题,是因为割裂了对动物实施暴力和对人实施暴力之间的内在。同时她指出,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虐待动物其实是在虐待旁观的儿童,是在毒害儿童的身心健康,也对社会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在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讲师、宪法行政法博士李子瑾看来,在人权法视角下去制定反虐待动物法是一件必要而且亟需的事。“制定反虐待动物法符合了人权法‘关怀弱者、坚守底线,维护尊严’的核心理念,天然具有正当性。”

立法有争议是正常现象

山西开水烫猫事件引发关注后,虐猫者所在的保安公司发布通知,表示在核查后已与该男子解除劳动关系,并交纳5000元费用,用于烫伤母猫的后续治疗。但不幸的是,母猫因烫伤面积过大、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我们现阶段对于动物的保护,没有一个统一的法规。”在朱列玉看来,目前在我国,虐待动物的违法成本较低,也几乎没有遏制手段。

我国动物法体系的特点是分类立法,现行法律中关于禁止虐待动物的规定零星地分散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畜牧法》《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等法律法规中,且缺少法律,仍处于倡导状态。

今年9月,农业农村部在答复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反对虐待动物法》或将虐待动物及相关行为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适用范围的建议中提到,在社会生活当中虐待动物只是极少数的现象,针对这种很少的违背道德行为,专门制定一部法律,缺乏必要性,可以通过完善现有法律法规来解决。

钱叶芳认为,任何一部法律都不是在没有争议的情况下制定的。反观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反虐待动物立法最初都受到了抵制、打击或嘲笑。

她指出,1949年香江名流联署请禁屠狗时,也遭到了一些香港居民的嘲笑,但如今随着社会各方面的努力,“吃狗肉不文明”的观念已深深烙在大部分香港人心中。“立法有争议不怕,关键还是要看是否代表文明进步的方向。任何行为习惯、风俗的转变,非一部立法可一时尽其全功,但一部标志性立法必定可以完成关键性起步。”

其次,钱叶芳还强调虐待动物不是极少数现象,她指出由于疏忽对动物造成伤害,如挨饿、疾病或恶劣生存环境的情况(非暴力虐待)在农场、家庭或其他空间仍是普遍现象。她还表示,即使虐待动物是极少数现象,也有必要专门制定一部法律或专门规定一个罪名:“法律存在的必要性是出现了一类危害社会的现象,危害社会是规制必要性的理由,而不是危害行为的数量。”

专家呼吁专门立法

对于社会各界立法的呼声,农业农村部在9月答复人大代表反对虐待动物立法建议时也提到,我国在动物利用方面历史悠久,从事动物生产、加工利用的行业较多。动物保护问题涉及行业发展、民族习俗、宗教习俗、伦理道德等多重复杂因素,全面提高动物保护水平仍将是一项艰巨而长期的系统性工作,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对此,朱列玉认为,反虐待动物不等同于禁食动物,而是指在饲养、防疫、屠宰方面以更加合理文明的方式处理。他还强调,尽管因为文化风俗以及经济发展等原因,反虐待动物的理念在不同地区不能被均衡普及,但是仍需推动立法。“有了反虐待动物法以后,就可以去宣传推广,尽管初期可能遵守得不会很严格,但是违法还是会有处罚,也能形成反对虐待动物的理念。”

在现有的社会认知和法律体系下,钱叶芳认为,暂缓制定动物保护一般法,对现有法律法规进行修改的方式更为快捷有效。她建议,在《刑法》中增加虐待动物罪,在《预防未成年犯罪法》当中将虐待、虐杀动物列入不良行为,同时制定《伴侣动物保护和管理法》,规定对虐待伴侣动物行为的民事和行政。

在她看来,目前在伴侣动物方面的法规相对空白,不文明养犬、流浪动物管理、虐待虐杀问题很严重,迫切需要这样一部法律,既能解决社会治理问题,也能弥补动物法体系的缺陷。

另一方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周珂建议,可以通过目前正在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来推进反虐待动物法的立法。在他看来,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的过程中,应该争取把禁止虐待野生动物在立法上明确下来,使反虐待动物取得一个突破口,然后逐步扩大到对所有动物的保护。“再从对反对虐待任何动物逐步扩大到我们国家动物福利法,这样的话才能够跟国际上对动物保护的立法的主流能够对接起来。”

对于正在修改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兼法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马勇指出,立法不光要有不得虐待野生动物的基本原则,还需要在法律中有相应的规制,将明确到具体部门和执法主体,这对规范动物的虐待问题将起到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作用。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将虐待动物纳入治安处罚范围

代表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这是真的吗?代表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令人震惊(图2)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娇颖)近年来,虐待、虐杀动物并传播对动物施暴信息事件频频发生。立法对虐待动物及公开传播对动物施暴信息行为进行惩处,也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从法律层面对虐待动物行为进行有效制约与引导。同时,他建议,在正式立法前,可把对虐待、虐杀动物的处罚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的适用范围。

法律缺位 虐待动物行为难受惩处

2019年,多起虐待动物事件被曝光,包括英国留学生情侣虐猫、吉林女子退猫不成怒摔猫、宁波宿舍管理员高空抛狗等。今年4月8日,山东理工大学一大四学生虐待流浪猫,并在网上发布、虐猫视频,后被校方予以退学,引发广泛关注。

朱列玉指出,近年来,虐待、虐杀动物事件时有发生,大量虐猫、虐狗的视频图片被施虐者发布到网上,通过网络进行传播,对人尤其是青少年造成严重的心理危害。但由于我国缺乏相关虐待动物受罚的法律法规,导致这些虐待动物行为,难以受到应有的惩处。

“根据一些犯罪心理学调查,有些恶性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就曾经受到过虐待动物信息的影响。虐待、虐杀动物行为手段残忍,宣扬的是暴力的也是泯灭人性善良的一面,一定要反对。”朱列玉表示,虐待动物行为不仅危害动物,也可能对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影响,进而演变成危害社会秩序恶性治安事件,因此亟须在法律上予以有效约束和遏制。

同时,他指出,严重的虐待动物的行为还与犯罪行为相交织。“一般的虐待有主动物行为相当于破坏他人财产,要负相应的民事。如果动物本身价值较高,且破坏严重,则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以投毒的方式虐杀动物,还可能构成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

朱列玉表示,严重虐待行为的愈演愈烈,说明仅靠《刑法》对该行为进行惩处,仍然存在法律缺口,立法规范虐待动物行为具有必要性。

反虐待动物立法还需要一定的社会基础

据此,朱列玉建议,制定《反虐待动物法》,从法律层面对虐待动物行为进行有效制约与引导。

朱列玉提出的《反虐待动物法》建议稿中所称的“虐待”,是指故意以残酷的手段、方式给动物以不必要的痛苦或者伤害,或者以残酷的手段、方式杀害动物。

他介绍,《反虐待动物法》建议稿纳入规范的动物包括野生动物、经济动物、宠物动物、实验动物和其他动物,明确对各类动物的反虐待措施。

例如,禁止以禁食、禁水等方式对待动物;禁止电击动物或以尖锐工具、钝器驱使、驯服动物(对公共安全造成紧急危害的情形除外);禁止以观赏、拍照为目的以伤害的方式改变动物的面貌,如拔指甲、拔牙等;禁止以宣传或者鼓励动物虐待为目的在媒体上发布虐待动物的图片、影像和声音等。

“事实上,2009年,我国法学专家组成研究小组就发布《反虐待动物法(专家稿)》建议,虽然正式立法并未落实,但仍然是一大突破。反虐待动物立法,我们呼吁了很多年,这个议案也经过了很多年的修改完善。”朱列玉说。

为何呼吁多年,《反虐待动物法》却迟迟未能出台?朱列玉解释,法律法规的出台,要与社会经济的发展水平相适应。“其实完整的《反虐待动物法》不只是针对虐待猫、狗这类宠物的,也不只规定反虐待动物的一般措施。比如,还有针对动物运输、动物屠宰、动物医疗的反虐待措施等。”他指出,这也意味着,立法后,也将带来更高的执法成本,行政部门要增加更多管理职能以及管理费用。

“目前来看,保护动物、关爱动物,更多反映的还是一种精神层面的需求,可能我们更多地还在关注着人自身的生活保障问题。也只有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精神层面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反虐待动物才能有更好的社会基础,立法才能够水到渠成。” 朱列玉表示。

正式立法前可将虐待动物纳入治安处罚

也因此,朱列玉指出,在反虐待动物立法条件未成熟之前,可以通过修改一些现有其他法律法规的条件来推动实施。

“立法的进度,需要一步一步去推进。所以在正式立法之前,我也建议把对虐待、虐杀动物的处罚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的适用范围,先解决最迫在眉睫的问题,比如对猫狗这些小动物、宠物的虐待虐杀及传播相关信息行为。”朱列玉说。

同时,他也认为,传播对动物实施暴力信息的行为,比在非公开场合进行的虐待、虐杀行为,影响范围更广、危害更大,乃至产生真正的社会危害。“这种传播行为隐患极大,尤其是当它成为一种产业链,必须进行打击与控制。”

朱列玉指出,网络内容平台必须承担起监管的,对发布内容进行审核,并须在有关的法律法规里进行明确其。“有时候内容发布者本身的影响力是有限的,但正是因为通过网络的大面积传播,才会波及更多受众,产生更大的危害。”

针对平台的监管,他也建议,检察院可在提起公益诉讼时,提出惩罚性赔偿。“比如对在网络平台发布扩散的虐待、虐杀动物行为,平台须承担起赔偿的。如果只有填补性赔偿,指的是这种行为造成的直接损失,这是很难计算的。只有加大赔偿金额和力度,打击力度才能大,也才能督促平台尽责。”朱列玉说。

新京报记者 吴娇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