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来东往吸毒获刑这是真的吗?东来东往吸毒获刑背后的真相

日期:2019-09-11 18:16: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184
湖南一粉店往羊肉粉里加鸦片果 老板获刑1年羊肉粉面是当今大多数人早午餐的最爱,因其味道独特鲜美,备受顾客青睐。为了提高营业额,吸引更多的" 回头客",经营羊肉粉馆的全某动起了歪脑筋,竟然在熬制的汤中添

湖南一粉店往羊肉粉里加鸦片果 老板获刑1年

羊肉粉面是当今大多数人早午餐的最爱,因其味道独特鲜美,备受顾客青睐。为了提高营业额,吸引更多的" 回头客",经营羊肉粉馆的全某动起了歪脑筋,竟然在熬制的汤中添加鸦片果。近日,龙山县人民法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被告人全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2017年12月起,全某在龙山县民安街道办事处新建路经营一家砂锅羊肉粉馆。2018 年2 月,全某在贵州省大方县过年期间,从当地人手中买了十几个鸦片果。同月25 日营业后,全某开始把鸦片果添加到面汤里,3月15日,龙山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检测出该粉馆面汤呈阳性并抽样送检。3月21日,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湖南有限公司出具检验报告,送检面汤检验出罂粟碱、吗啡、可卡因和蒂巴因等物质。7月10日,全某被传唤到案。

龙山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全某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全某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是坦白,可以从轻处罚。据此,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品安全不仅关乎大家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也直接影响着每位食品经营者的品牌和效益。本案被告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置国家法律、法规及人民身体健康于不顾,不仅会遭到道德的谴责,还必将受到法律严惩。

本案中,法院对被告处以有期徒刑,并处以罚金,体现了人民法院运用刑事审判职能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决心和力度,对于预防遏制此类犯罪有着积极作用。

明星涉毒!《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演唱者东来东往获刑

东来东往吸毒获刑这是真的吗?东来东往吸毒获刑背后的真相(图1)

又一位明星吸毒被抓了!因演唱《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海角七号》等歌曲走红的歌手东来东往因容留他人吸毒致死,9 月 11 日被判处一年七个月有期徒刑。

歌手容留他人吸毒致死

2019 年 1 月 23 日至 27 日,歌手东来东往(戴某某)、王某某在居住的别墅内先后多次容留陈某等五人吸毒,毒品是由东来东往提供的"开心水"、K 粉(经鉴定含有氯胺酮)等。

2019 年 1 月 26 日晚至次日凌晨,陈某吸毒后死亡。经鉴定,符合毒物中毒致死。之后东来东往等人被警方刑拘。

被判刑一年七个月

2019 年 9 月 11 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最终歌手东来东往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另外一位被告人王某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明星吸毒事件频发

按着有关规定,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的人员,不得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者参与文艺演出;不得播出其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剧节目及代言的商业节目。虽然如此,明星吸毒新闻仍然频发,柯震东、张默、房祖名、王学兵、陈羽凡等人因涉毒导致星途全毁。而东来东往此次涉毒判刑之后,在演艺圈基本就等于凉了。

新文化报记者 殷维

“患癌母砍死吸毒儿获刑五年”:轻判之上能否更“轻”?|新京报快评

梁某长期吸毒、啃老和家暴亲人,其患癌母亲在其刺激下将他砍杀,其情可悯,而当地法院的轻判,也昭示出了“顾全人伦”的价值倾向。

东来东往吸毒获刑这是真的吗?东来东往吸毒获刑背后的真相(图2)

▲图/视觉中国

文 | 哲刚

近日,一则“吸毒儿子常年家暴亲人,66岁患癌母亲挥刀杀子获刑五年”的新闻,引发舆论关注。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判决书来看,身为人子的梁某有多年吸毒史、2015年戒毒后就待业在家,无生活,经常家暴包括母亲吴某秀在内的家人,陌生人只要不符合其心意,也会遭到恐吓、殴打。2018年8月9日,梁某无故挑起事端,并刺激吴某秀称要杀死亲人,吴某秀激愤,将儿子砍杀。2018年12月28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案情,认定吴某秀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作为母亲,不仅得不到孩子的报答,反而常年被家暴,甚至被亲生儿子扬言要砍死自己及孙子孙女,吴某秀激愤之下反抗杀人——无论如何,发生在东莞的这起“母亲杀子”事件都是一起人伦惨剧,让人唏嘘不已。

被害人梁某不仅没有生活,还经常打骂母亲、前妻、孩子,对其自身死亡结果的发生有重大过错。所以说,这起案件实际上是一个“被害人变成致害人”的结果。

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司法实践中一般将义愤杀人、长期受迫害杀人、受被害人请求杀人、大义灭亲杀人以及亲人溺毙婴儿等行为归于“情节较轻”范畴。

很显然,吴某秀的杀子行为可以归于“长期受迫害杀人”的情节较轻行为,当地法院考量本案的社会危害性,也确实做出了从轻判决的决定,符合法治精神。

饶是如此,我个人认为,“有期徒刑五年”的判决仍有值得商榷的空间。

首先,正如被告人吴某秀所言,根据梁某一贯的做法,自己长期遭受家庭暴力,她有理由认为自己面临被梁某打死的可能,故吴某秀激愤之下的杀人行为带有潜在的“防卫”自己和“防卫”其他家人的性质。这也是该案判处吴某秀五年有期徒刑的理性基础。

其次,吴某秀的行为,与那些图财害命或者预谋杀人的恶性案件相比,其社会危害性也无法相提并论。

本案中,被害人梁某长期吸毒,生活完全由吴某秀负担,梁某反而还经常无故辱骂、殴打家人。案发当天,梁某又无故挑起事端,并刺激要砍死吴某秀,进而导致吴某秀持菜刀连续砍击致其死亡。

可以看出,由于长期遭受梁某的侮辱或殴打,吴某秀心中长期积累的愤懑情绪可想而知。案发当日,梁某又声称伤好后要把吴某秀等人杀死,基于梁某一贯的做法,吴某秀心中的恐惧和愤怒情绪一时间达到顶点,在这种情绪下实施的杀人行为是典型的激愤犯罪。

再次,吴某秀也有自首情节。

案发后,吴某秀明知他人报警,在现场等待,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罪行,符合《刑法》规定的“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自首的成立条件,可依法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再加上,结合吴某秀身患癌症、没有犯罪前科且已获得家属谅解等情况来综合考虑,我认为本案还是存在适用缓刑的可能性的。

当然,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适用缓刑的一个前提条件,是被告人必须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刑法》中故意杀人罪的法定最低刑就是三年有期徒刑,这也给特殊情形下的故意杀人案件留下了适用缓刑的空间。

回到这起弑子案,作为母亲的吴某秀实施犯罪系事出有因,吴某秀的杀人行为系激愤犯罪,尤其是被害人存在重大过错,足以认定其属于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虽说我认为存在“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并实行缓刑”的空间,但这并非对现有判决的质疑——该案还是要当地法院的法官结合案情具体把握,让法治、人伦和公众的期待都能得到安放。

□哲刚(法学学者)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